图解《冰冷热带鱼》:还原真实连环杀人案 胆小勿入(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10 14:38:13


  社本驱车前往村田的热带鱼店,他看到光子,向光子热情的打着招呼,却招来了光子的无视。他灰溜溜的走开。


  热带鱼店的一角,村田正向客人介绍热带鱼,社本走过来寒暄几句。


  村田向社本介绍客人,这位秃顶的吉田先生似乎认识社本。


  另一个人没等村田介绍,自己先开口,原来他是村田的法律顾问,也就是律师。


  村田指着一条鱼向生意伙伴吉田介绍,这条鱼价值一千万而繁殖它能赚上几千万,引来对方的惊讶,但是进口这条鱼要从遥远的亚马逊,而且价格不菲。


  村田一行人来到办公室,吉田担心的问这条鱼真的能赚钱?

  村田则向对方担保,有社本这样可靠的人加入,这条鱼很值钱。


  吉田还是半信半疑,他问了问社本的意见。社本刚要开口却被坐在一旁的律师筒井挡住,筒井老谋深算的游说着吉田。


  但身为外行人的吉田还是不为所动,村田有些着急了,不断保证这条鱼的价值。


  吉田告诉村田,自己认识的一位鱼类专家说最贵的鱼也只要一百万日元,远远低于村田的话。村田有些尴尬,谈判气氛有些紧张。


  坐在一旁的社本让村田和自己单独商量。


  社本告诉村田,自己还没有做好加入他们的准备,而村田则回复社本叫他不要说话,乖乖坐在那里就行了,吉田需要社本这样的鱼类专家在场才会安心付款,其他的事以后再解释给社本。


  社本和村田出来后,发现吉田已经签好合同,吉田感谢社本让自己放松许多,社本对吉田的转变有些吃惊和担心。


  这时,爱子端着几瓶营养饮料走进屋,村田拿起一瓶递给吉田让吉田喝下,自己也打开一瓶。

 

  爱子让村田叫社本去楼下看女儿光子,村田吩咐社本可以下楼了。


  社本问爱子,为什么你们只招女孩?爱子回答,这些女孩都是问题少女,希望在她的帮助下能让她们对社会有贡献。社本大为佩服村田夫妇。


  光子对社本的冷淡态度依然没有转变。


  她抓起一条金鱼扔进鱼缸里,食人鱼一口咬住金鱼,水里冒起一片血红,光子却笑着看它们相残,社本极为不舒服。


  这时,筒井叫社本回到楼上去。


  办公室内,吉田还在喝着营养饮料,村田和社本说着光子的事情,而村田的一句话让社本大为惊讶。


  吉田也发现了不对劲,急切的问村田。


  这时,吉田感觉喉咙有些不对劲。社本递给他一瓶水,而村田则叫社本不用去管他,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村田的话让社本一时没有明白,而村田愈演愈烈更加激动。



  吉田先生痛苦的在地上地上抽搐,社本害怕的迎上前去,却被村田强硬的阻扰,他大声质问着社本作为父亲的失败。


  倒在地上的吉田不再挣扎,口吐白沫死了。


  村田指着吉田的尸体凶狠狠向社本说到,违抗他的话,这就是下场。


  村田告诉社本,第一次见这种场面你会惊慌,以后就会习惯了,这已经是村田毒杀的第58个了,他每次作案都很小心,所以一直没有被抓。


  在旁边淡定的爱子,拿起床单走向尸体。熟练的戴上手套。命令社本将尸体包裹进床单。

  三人小心翼翼的从后门把尸体移出商店。


  在村田的指引下,社本开车将尸体运到郊外的一栋房子前,四周荒凉没有人烟。


  社本帮忙把吉田的尸体抬进屋内,爱子递上各式刀具,村田让社本去门外等着,他和爱子处理吉田的尸体,并且警告社本不要报警。


  社本在门外呆了一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大着胆子走回屋内偷看村田夫妇处理尸体的过程,他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魂不守舍……


  村田夫妇二人身上早已沾满血污,地上散落着一大滩血肉模糊的物体,村田拿起一块肝脏朝惊恐的社本开着玩笑。

  村田将一块表塞到社本手里,并叮嘱风头过了再拿出来戴上,显然这块沾满血迹的表是吉田的。社本拿着表赶忙跑到水池用水冲洗着手上的血液,这一刻他明白了村田夫妇都是残忍冷酷的杀人魔。


  另一边,村田夫妇已经完成肢解尸体的任务,正在清理现场并把尸骨装进袋子里准备丢掉。


  收拾完吉田的尸体,村田坐在屋里和惊魂未定的社本诉说着小时候在这里受到父亲殴打的遭遇。就在社本稍微有些同情村田的时候,村田命令社本开始干活了。


  村田口中的干活,就是处理吉田剩下的骨头,而处理骨头最好的办法就是烧成灰烬,村田告诉社本,要在骨头上淋些酱油这样火才火烧的旺盛。


  随后,村田一行人离开小屋,讲吉田的尸肉扔进水里,让鱼吃掉,骨头烧成的骨灰则撒下山下。


  最后的仪式完成,吉田这个倒霉的人就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了,村田得意的向社本炫耀着。


  他用社本的妻子女儿威胁社本,不要向警察告密,并叮嘱社本编造谎言,软弱的社本一一服从。


  社本满身酒气的回到家中,恰巧碰到妙子在洗澡,社本痛哭流涕的搂住妙子,令妙子不知所措。


  当晚,社本又是一夜未睡,他依然忘不了村田夫妇肢解吉田时的残忍画面。


  第二天,社本去热带鱼店找村田,进门后发现多了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社本对村田请求,希望可以让他把光子接回家去。村田却拒绝了他。


  就在社本打算继续对村田软磨硬泡的时候,屋里的电话响了,来者正是死者吉田的弟弟。爱子以村田不在为由,搪塞对方,但吉田的弟弟凶狠的告诉爱子,明天他会去热带鱼店。爱子放下电话后,惊慌的向村田报告。


  村田听了却不以为然,告诉爱子不要担心,吉田已经消失了。这让社本有些吃惊,他看了看村田的律师和那个陌生的年轻人没有任何反应,想必他们都是村田的共犯。


  村田朝爱子使了个眼色,爱子就带着社本下楼了。社本走后,村田的律师筒井担心社本会告密,打算去警告社本一下,村田很赞同。

  筒井也建议村田重视一下吉田家人的问题。


  社本执意要带走光子,结果发生了争执,争执中光子和身旁的女孩逃走了。爱子告诉社本马上回去见村田商量明天对付吉田家人的事情。


  村田让社本背诵着刚刚编出的谎言,社本一遍又一遍与村田等人排练,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从热带鱼店出来后,筒井执意要乘车送社本回家,并且要和社本说一些村田的事情。


  在车上,社本见到了刚才的年轻人,他是筒井的司机名叫大久保宏。


  爱子竟然也上了车。筒井问社本打不打算干掉村田?社本担心的沉默不语,筒井看出了社本内心所想,大方告诉社本这不是村田的陷阱。


  筒井在车里抱怨村田的种种,并且向社本透露他早晚要取代村田成为老大,更令社本想不到的是,爱子竟然是筒井的情妇,看来他们都对村田有所不满。


  向社本亮出所有底牌的筒井,看到社本并不被自己的游说所动,生气的命令司机停车,殴打并恐吓了社本。


  之后,筒井还是如约的送社本回家中,妻子妙子对他们的关系并不知情,以为他们在生意上的合作很愉快,有说有笑的招待他们。


  临走时,筒井不忘再恐吓社本一下,恐怕这就是送社本回家的目的,这让社本更加不寒而栗。


  经历太多无法理解事情的社本执意要和妻子妙子去天文馆,这做法让妙子不可理喻。


  只有看着一览无垠的宇宙,社本才能忘记现实带给他的烦恼,那些遥远和看似渺小的日月星辰,与它们比起来,人类的生命显得太过渺小。这或许是社本夫妇最后一次享受这份宁静与安逸。


  第二天,吉田的弟弟带人来到村田的热带鱼店,进屋后直奔主题询问自己哥哥的下落。村田还在装作一无所知敷衍对方。但很明显对方不是吃素的。


  吉田的弟弟也察觉出哥哥的失踪与村田等人关系重大,他再三逼问,社本就用之前背好的谎言应对。


  看对方依然不依不饶,村田只好亲自出马使出苦肉计,用谎言来掩盖真相。


  吉田弟弟虽然不甘心,但却又找不到任何确凿的证据,筒井见状便施加压力,令对方彻底的丧失刚来时候的士气。只好离开热带鱼店。


  村田害怕对方还来找麻烦,告诉筒井如果出问题,他会让这些人跟吉田一样永远消失。


  村田也不忘夸奖社本,看来今天社本的表现令他很满意。


  筒井出了热带鱼店后上了车,而爱子也紧跟着上来,筒井叮嘱爱子要小心些,不要被村田发现。


  社本正打算开车离开时,被两个陌生人叫住,原来两人都是便衣警察。他们来询问社本,关于吉田的下落问题。


  社本一口否定,知道吉田的下落。警察看社本的反应,单刀直入问社本现在是不是已经加入村田一伙。并且告诉社本现在已经有几十个人口失踪案与村田有关。


  他还叮嘱社本,不要告诉村田他和警察接触过,不然社本也会消失。警察临走前的一席话,让社本心里一惊。


  筒井和爱子来到一幢宅邸里偷情。


  爱子和筒井在屋里脱光缠绵,她把司机大久保喊进屋内,让他在旁边观赏着自己和筒井的变态举动。


  与警察结束会话后,社本陷入了内心纠结中,一直待在热带鱼店门外,这时手机响了……


  电话是村田打来的,他听起来很恼火,他大声逼问社本是否对他隐瞒了什么事,他命令社本马上回来见他。


  社本担心和警察会面的事情已经暴露了,他急忙打电话给妙子,急切的告诉她,如果他没回家立刻给车上留下的名片打电话,而那张名片就是刚才警察给他的,此时。社本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未完待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