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story丨洄游在时间之海的煎封带鱼( Ⅰ ) 念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27 14:47:37

 


:我。

呃,其实,身为AB型双子座,我不是一个人啦。

我是一群人

BGM: 建个群吧建个群吧



 

So本次出场的“我”计有:


① 怀乡少女:

你懂的。

每个人心底,都少不了一个故乡:

原生的矫饰的,实的虚的,现存的消逝的,

鲜活的崩坏的

而我的故乡,只在18岁之前。


② 纯正北方人:

生于传说中“天似穹庐,笼四野”的内蒙古,

汉人女,18岁出外上大学。


③半生不熟的南方人:

太湖之滨求学,珠江之畔成家,

至今20余载,

仍未能将他乡认做故乡。


④ 准素食文青宝小姐:

不吃素,不舒服;不看书,不能活。


⑤ 暘妈:

8岁帅锅的娘。


⑥ 藏先生之妻:

搭伙13年,经常拼菜。我主素,他主荤。


⑦ 海南婆婆的儿媳妇:

今年才开始一起住。


⑧ 设计师:

视觉传达专业出身,设计是本能。

见什么都觉得可以改进一下。自然造物除外。


⑨ 创意总监:

长期为多个著名品牌服务的非著名广告人,

20年弯道超车老司机。


⑩ 视觉营销顾问:

主业。

她们都是我。

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谁有意见谁发言。

 

 带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幕 ▪ 念

 

有天中午,偶在网上看见一张照片:


不过是很家常的一盘鱼,

却象普鲁斯特的小松饼一样,

扣开了一扇久远的记忆之门。


众我(有请我喜欢的优酱代演绎)因之纷纷有感:


怀乡少女:

忽然沉浸在数十年前那一股煎鱼的香味里,

甚至于想要触摸灶台之上悬浮的那一抹油烟。

嗯,煎封带鱼...嗯不对,糖醋带鱼...

嗯,到底是叫啥名来着?

不管不管,让它在脑海里游一会儿好了。


纯正北方人:

小时候,在内蒙,

鱼这个词的实相差不多就是带鱼,

记得只有冬天,才是带鱼出没的季节。

冻得硬梆梆,有的时候还是一段段切好的,

摆在副食品商店的大盘子里。

也算正经八百的海鲜。

那通常是快过年的时候。

腊月里买回家来,和其它年货:

白菜土豆大葱啦,柿子冻梨冻豆腐啦,

宽粉条皮冻血肠啦,归置在一起,

等着大年夜热闹上桌...

(在一个不用持家只待过节的

吃货小孩眼里就是这样了)

简直就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具象注解。

记忆里这鱼只有一种吃法:煎了之后焖。

记忆里的我是个惜福的小孩,

一块香喷喷的带鱼可以就一碗大米饭。


藏先生之妻:

说来说去,不如买条来吃吃吧。

一直以来在吃鱼这事上咱都甘当小白,

因为搭伙的是个海南人。

就象每次面食我都承包一样,

每次家里买鱼做鱼,

都是交给孩子爸或者奶奶料理,

香煎马胶,清蒸鲈鱼,

红鱼焖五花肉,黑鱼汤什么的。

不如这回咱也露一手。

 

视觉营销顾问:

乡愁,也算个挺时髦的购买动机吧?

从一缕乡愁到一盘记忆里的美味,

得碰见多少歧路和蛊惑?

想想很有趣。

不,别光想了,

来,咱们知行合一,

一起来个,呃,

乡愁版消费决策之路的田野调查吧…Come on


创意总监:

这一盘乡愁版的带鱼,

真的要原版复刻、原汁原味吗?

……

忽然很想来份带鱼这种生物的简历——

于是各种百科各种搜:


↓↓↓


带鱼Largehead hairtail:

洄游性鱼类,性凶猛

主要分布西太平洋印度洋

中国沿海各省均可见到

大黄鱼小黄鱼乌贼并称为中国的四大海产

野生带鱼一般生活在一两百米的深海,

“离海即死”

最物美价廉的海鲜


设计师:

带鱼的好图不多呀。

难道是因为该鱼没有一张网红脸吗...

翻了半天,只找到一张略有冲击力的

↓↓↓


1996年美国海豹突击队在加州海滩

发现一个23英尺(7.0104)长的巨型皇带鱼

(藏先生吐槽说,这张不能算,

重点都不在鱼上…)

  

噢对了,还有这个杯子有点意思。

果然北欧人民有趣一些。

↓↓↓

( 芬兰Marimekko 带鱼马克杯 )


暘妈:

如果想,请马上。

不如就这个周末啦,周六采购周日下厨。

准备带上小盆友,

到时我买我的,他逛他的。

因为这会儿忽然意识到,

此城,虽是父母亲的他乡,

却也是娃们的故乡。


未来有天,他也一定会惦念起他的鱼。


 


— 未完待续 —

 





- 图片来自网络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