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一起记录“我家的饭菜”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28 09:54:37


我妈妈做的饭菜,我婆婆做的饭菜,我都爱吃。


90年代初,上中学的时候,妈妈每个周日都要买十几条二两大的小鲫鱼,用川人的豆瓣、泡姜泡辣椒烹之,撒上芹菜粒儿和小葱花,一大盆的鲜红翠绿。仿佛是抚慰整整一周的辛劳,爸爸要喝上一两小酒,饭桌上谈笑风生。用鱼汤的佐料拌米饭,就已经是人间至味。有一次,我和妹妹吃撑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从沙发滑到地上,满地打滚,吃饱了也会难受的经历终生难忘。

高三的时候,妈妈很注意给我加强营养,每天中午回到家,迎面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依稀记得有一大碗野蘑菇煎蛋汤,香味至今还在记忆里。妈妈在医院工作,每隔三天就要上两天夜班,上午是她回家睡觉的时间,但是从来没有因此糊弄过我们的午饭。现在我也是个忙人,常用外卖对付孩子,这才意识到妈妈牺牲了多少睡眠的时间。每当我说“妈妈辛苦了”,她总是由衷回答“为你们做饭,妈妈感到很幸福。只要我做得动,妈妈就不辛苦。”

上大学以后,我每顿饭要吃4两,比男生都多,依然不解馋。有一年暑假回家,足足长胖了7斤。回到学校,连最拥护我的男生都不得不说“你胖了好多”。

后来工作了,只有春节才有可能回到资阳老家,每顿饭都风卷残云,还没吃出味儿来就胀饱了,只知道妈妈做的每一道菜都前所未有的好吃。


1997年,我第一次去婆婆家,河北昌黎乡下,说实话吃不惯。油水大,很实在的排骨、大公鸡,除了肉找不到一根菜,全部酱油味儿,咸的找水喝,还没有汤。可是一晃20年,我早已经爱上了婆婆家的红烧排骨,红烧鸡,红烧猪蹄,夹两块浓油重赤的大排骨在碗里,一口肉一口米饭,一口肉又一口米饭,满足啊。婆婆也根据我的口味,会做不放酱油的烧白鲢,飘着淡黄色油星的白色鱼汤拌米饭,又是啥都没吃,肚子就撑了。

婆婆用院里新摘的豆角炒肉片,农村都不用嫩肉粉,肉片炒出来又干又硬,但是越嚼越香,而且炒菜不放水,全部是油炒熟的,油香扑鼻。吃完饭不过两个钟头,我忍不住摸进厨房,蓖出剩菜里的那点儿菜油拌米饭。吃大餐时顾不上细细咂摸,这时候一个人站在昏暗的厨房,窗口来的光照亮我的脸,嘴里的味蕾会带我进入一种境界,冯唐称之为一个距离佛祖最近的时刻,我想,就是此时此刻。


只要有妈妈在,我就不下厨房——做为被两个妈妈宠溺的孩子,她们的拿手菜,我都不怎么会做。


我自己的拿手菜,是我刚工作的时候,隔壁邻居婆婆教我的。1998年,杭州,建国路东园小区,我租了一个六楼的一室一厅做为自己的家,隔壁住着一个退休的婆婆。婆婆60多岁,是那种南方很常见的讲究生活的老太太——自己要整齐干净,衣服讲究料子;家里要整齐干净,被子经常晒;做出来的饭菜小巧精致,味道就不说了,我刚从大学食堂出来,头一次吃到杭州人家里的饭菜,才发觉食堂里的菜根本不是杭州菜!我下班回来,婆婆就过来串门,教我怎么给蒜剥皮,怎么做葱油鳊鱼(后来这道菜被我妈批准可以上年三十的饭桌),怎么做红烧鸡翅(我女儿的最爱),怎么清蒸鸽子(第一次知道蒸碗里的原汁可以鲜美到这种程度,兑十碗水做十次汤都不会寡淡),头一次知道西红柿蛋花汤里放一丁点儿金华火腿,别有风味儿。一不小心,我继承了她家的味道。


记忆中,还有一款人间至味——上海的白萝卜炖咸肉。上大学的时候,从上海回成都,要坐48小时的火车,爸爸妈妈拖关系帮我买卧铺票,就遇到了咸伯伯。我从杭州到上海,先在他的小宿舍盘桓数日,直到他拿到金贵得不得了的卧铺票。咸伯伯是很讲究的海派男人,炸带鱼之前,用报纸把台面、地板都铺上,一点儿不嫌麻烦。最难忘的就是冬天的白萝卜炖咸肉汤,鲜美无比,每天喝一碗都不会腻,至今我再也没有喝到过。不知道咸伯伯的孩子们还会做这道菜吗?


一年又一年,长辈们越来越老,不知道哪天就突然吃不到她们做的饭菜了,我不会做我妈妈的饭菜,这个家几十年的习惯岂不是就此断掉?组成我幸福人生的重要的味道岂不是就此消散?想想都可怕,留给后人的只是记忆中的饭菜,再也没有人做得出来。年三十的饭桌上全是从网上学来的饭菜,张家大姐和李家大妈的做法一样,属于自己家的那份独一无二却没有了!

每念及此,我都觉得要做点儿什么,要赶紧跟妈妈学做她的拿手菜,不仅如此,要拍下她做菜的过程,做菜的样子,要留一份完整的食谱,会有一本书——《我家的饭菜》,可以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任何一个后人都可以照着学会,可以保留、继承这个家独特的传统。

我们是经历过断代的一代人,不知道爷爷奶奶那一辈做什么,吃什么,不知道家谱在哪里,不知道家风是什么,我总觉得空荡荡的,好像自己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我不想再重复对传统的丢弃,传统不仅仅是泡茶叶写书法学中医,更是保留好自己家里的那份习惯,让每一个后人可以很有底气地说:“这道菜在我家传了六代了!我爷爷的爷爷就是这么做的!”


不仅我自己做这件事,你们也一起来,好不好?2018年,我们一起记录自己家的饭菜,爸爸妈妈的拿手菜,公公婆婆的看家本领,舅舅舅妈的独门秘籍······一道道菜,一个个人,都拍下来,都写下来,整理成册,不要让它失传。哪怕拍照的水平比较一般,重要的是拍下来了。在这个过程中,拍照的水平一定会逐渐提高。

你可以发布在朋友圈,注明“#我家的饭菜#”,这样所有人都可以通过搜索看到你发的图文。

到2018年年底,也许你的拍摄早已经完成,也许还没有完成,不管怎样,把它做为一个长期的拍摄项目,也算这辈子终于做了一件事。


2018年1月1日,你在哪里吃饭?家里的长辈在厨房忙碌吗?快去拍!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