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趣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5-10 10:07:51

水下世界总是那么充满神秘,那么有吸引力,以至于,世界各地的很多城市都自夸拥有顶级的水族馆。在美国,奥兰多、圣地亚哥和圣安东尼奥有世界顶级的海洋世界,芝加哥、亚特兰大等的水族馆都很著名。我们曾经长期居住的南部城市俄克拉何马州的塔尔萨市,也有一个相当规模的水族馆。很多地方,你可以从各种形状的水族箱底部、中部穿行,各种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集中呈献在你的面前,令你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无论是张着血盆大口的鲨鱼,还是长的奇形怪状的热带鱼,都非常引人入胜。

 

水族如此受欢迎,以至于私人居家养鱼更是从古至今流行之事。俗话说:懒养花勤养鱼。养鱼的人基本上需要有三个条件:一、有钱、二、有闲、三、有品位。所以,哪家有漂亮的鱼缸和珍贵的鱼类,我都特别肃然起敬。当然,搞得过份我也会投以各种鄙视,比如把自己的客厅一半搞成了西雅图海洋世界那位,我就特别瞧不上,所以总是用他发明的操作系统上表达对他不屑。


比尔盖茨家的客厅放了一个大鱼缸

 

我从中国北方长大,同时是一个吃货,小时候没事儿趴在床上天天翻《新华字典》,专门找出山珍海味的字词,一边看着类似“肉味鲜美”的描述,一边流着哈喇子,在物质贫乏的七十年代享受着精神会餐,过瘾极了!鱼类我经常翻看的词包括:鳜、鲑、鲥、鳟、鳌等。甚至,我捧着一本《海岛女民兵》(蔡明饰少年时代女主角的电影《海霞》的小说原本),手不释卷的真正动机,就是要“精神饕餮”那些在遥远南海美味,如海龟、海蟹、石斑鱼……。


 

我从小的另一个秘密,就是看着充满观赏鱼的鱼缸,装出一副欣赏上帝造物之美的表情,心里想着那种鱼可以烹制,放什么样的料酒,滋味儿如何,口感如何……。但,唯独不见一种我最有感情的鱼:带鱼。

 

小时候,我等能够吃到的海鲜,也就是带鱼了。烹制的方法基本上也就是红烧和油炸。那时,这是顶级的美味,逢年过节必上餐桌的。所以,我总是相像:为什么没有人搞个鱼缸养带鱼呢?既可观赏(观赏鱼不是也都称为“热带鱼”吗?),也可以随时拿出来食用,岂不一举两得?后来知道,带鱼无法人工养殖。一是这货气性大,必须处在高压环境下,一旦到了人能够正常呼吸的环境,就气炸了泡,自绝于人民;二是,这厮异常凶残,且食性杂,不仅攻击异类,而且自相残杀,无法与任何鱼类相处。

 

不过,令我欣喜的是,已经有人实现了带鱼的人工养殖:

 

首先,养鱼者根据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进化论原理,在渤海沿岸靠近大连市政排污管道出口附近的水域,选了一条最活跃、最凶猛的雄性带鱼。那个水域从岸上来的污染物积累不厚,但剧毒,且呈鲜红色。喜欢生活在那里的带鱼,一定生存能力极强,且体内产生对毒性环境的依赖。

 

其次,鱼的主人改进了鱼缸,加强鱼缸墙壁的强度,并且增加了防火功能。引入了传统的蚊子浴,并在鱼缸内抓住灭掉了一批驴虱,全面增加鱼缸压力,为这条带鱼的生存创造了舒适的环境。

 

第三,因为带鱼食性杂,所以主人尝试给它各种饲料,最后发现,他最喜欢的是狗的排泄物(也叫狗屎),所以坚持以狗屎喂之,大获成功。

 

第四,为了让养殖更成功,鱼主人再从同样的排污处捞了一条母带鱼放在鱼缸里一同喂养。看上去两条带鱼都很高兴,但虽然它们心心相印,却从来不用各自的身体性交,似乎是要把身体最终献给鱼主人。

 

第五,鱼主人也常常让它们做些游戏来增加乐趣。比如,一日,主人会把一张世界地图丢在鱼缸里,母带鱼就会张嘴将法国的一片海滩撕咬下来,挪移到缅甸。此事恰好被一位老师看见,指责母带鱼糟蹋地图,惹得公带鱼大怒,呲着獠牙上蹿下跳,于是,鱼主人将此教师赶出客厅。

 

鱼主人为自己能够在正常的环境下成功养殖带鱼而自豪,就将带鱼移入养着其他各种鱼类的水族箱。不久,其他鱼类或者被带鱼咬死,或者被喂带鱼的狗屎熏死,箱里只剩下两条带鱼了。

 

带鱼主人却非常自豪,他小时候也是吃带鱼长大的,而且认为带鱼是世界上最美的鱼类,有它们在,就不用观赏其他鱼类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