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平潭居然下雪了,你体验过平潭的冷吗?

欣桐耳语2018-08-19 10:26:06

{标题}立春,平潭居然下雪了!

  今天——24,狗年的立春。但今天奇冷无比,走在街头东北季风已经不能用“凛冽”来形容,可以说是凛凛。

  微信朋友圈,到处都在晒下雪,鼓岭下雪了,福州下雪了,长乐下雪了,福清下雪了!

“平潭冻成狗,你不下雪还好意思再冷下去吗?”

2.9度,平潭最低气温已经2.9度!这样的天气不下雪,简直是冷得耍流氓嘛。”

 平潭朋友们在吐槽的时候,朋友圈在傍晚时分晒平潭的君山上飘雪啦,平潭最高的山峰——君山(海拔434.6米,高得有点不好意思嘛),真是服了这样的天气还有驴友上山吹风,看雪!

看来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这句话是为驴友准备滴!

以前以为是为艺术家,或是诗人准备的——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说到平潭的冷,其实现代人有些矫情了。早年平潭比现在冷多了,而且以前乡下的石头厝,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是艺术的产物。但在二十几年前,平潭乡下许多石头厝就是石头砌成的墙壁,因为乱石砌成的墙,没有办法做到方方正正,就有了一些小小的洞,有的洞用泥巴糊上了,而有些小的缝隙却没有办法完全糊住,更不要说水泥勾缝,还有就是“做白”了。(平潭话把刷墙壁抹水泥或是涂石灰叫做“做白”)


记得1994年冬天,我第一次到平潭过年,那时候乡下住的老石厝就没有“做白”,乱石砌成的墙壁,回忆起来犹如黑白胶片,仿佛是好久远的事情了。

早年平潭普通人家起厝,背后一堵墙肯定是用乱石砌的,这些石头都是海滩或是山上捡抬回来的,这为了省石料的钱。而乱石砌就是指各种形状的石头为石料——三角形,正方形,椭圆形,甚至棱形或是长方形,能用上的石头,“起厝”的老师傅基本都不放过,一是为了给东家省钱,二是以技术展示“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那年,冠山村老厝的墙壁,几面墙的墙壁几乎都是乱石砌成的,屋顶是盖的瓦片,冬天风大,坐在屋子里总有灰尘落下,所以,旧时乡下都要挂蚊帐,除了防灰尘,还可以保暖。

这样的石厝漏风是肯定的,记得那年我住在乡下的老石厝里,蚊帐外有一盏灰暗的灯,窗外北风呼呼,冷得不知道躲哪里才好。一台16寸的电视机播放着《新白娘子传奇》,许仙与白素贞有爱情可以情比金坚,因为白娘子有神力,可以帮相公改变人生……而我一个普通人,无法帮相公赚很多钱,且手无缚鸡之力……那些年,冷的雨夜,除了在灯下写日记,写些不着别际的话,打发内心的苦闷,哪有什么烤炉之说,更没有暖宝宝这样的取暖之物。

如果说怎样才会暖和,就是坐在乡下的土灶台下方,烧大锅煮稀饭的时候。一大堆木麻黄树叶就是燃料,但木麻黄针叶几乎一进炉子就燃光了,树枝比较耐烧,那需要家中的主妇比较能干,到海边的木麻黄树林中耙草时,顺道捡些干树枝或是砍些枯树枝回来,才能有硬柴烧。那个年代用煤气灶是奢华的事情,而坐在灶台下烤火,成了冬天的一抹暖色。


                    中楼乡太平庄大姑妈家的老厝,还有大灶,那个隔水蒸的“笔架”,都是文物般古老了,可是,现在她老人家还用着……

  阿嬷种下的百香果,还有土灶大铁锅,一切都远了……


都说中年的回忆是带着怅惆而伤感的,这样的冷雨夜,开车回家,听着林忆莲在唱:“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似乎是眨眼前,来平潭二十四年了……恍恍惚惚,仿仿佛佛……那些年,因为没房子,曾经在乡下辗转于他的各个亲戚家。后来乡下盖新房子,暂时没法住人,住过阿嬷家的老厝,到小叔叔家和他堂妹家……那些年的冬天,真冷啊,记得有一年过年从娘宫往冠山村赶,坐着“天目山”山轮车,拧着几个蛇皮袋的年货,那是单位发的福利,什么冰冻带鱼,冬粉,香菇,排骨,猪肉等,车上塞满了人,还有各种塑料袋,各种花花绿绿的年货,年糕,发糕,还有扁担和装海蛎的塑料桶……林林总总,走到半路,天就快黑了,车上一会儿下车的人,一会儿上车的人,走走停停,在中楼乡还要坐着摩托车才能回冠山村……师傅拿出绳子把蛇皮袋固定两个在后座,前面车头还搭上一个袋子,人就在黑黢黢的木麻黄树影中穿行,冷风在耳边呼啸,冷得几乎不能呼吸,整个人躲在那油腻腻的摩手师傅的军大衣背后,戴着手套的手要死死的抓住摩托车的后座,才不会被车子转弯时甩出去,到下车时手都快冻僵了,……

前一阵子回冠山,经过中楼乡到冠山村的路已成水泥路,但是中楼乡基本没有变,如果有变化就将是正在建设的平潭公铁两用大桥建成后,这里会有一个动车站站点,现在火车站的站前广场已经是一片工地,可以想象一下,动车开到平潭是什么景象……



每回从中楼到冠山村的路上,很多熟悉的景物都眼前闪现,在太平庄有先生的大姑妈家,曾经到这个大姑妈家玩过两回,那个爱美的大姑妈梳着圆髻,戴着平潭老阿嬷级别的老人戴的珠花,穿着淡淡花纹的对襟衫,裤子也折得有了印痕,她家的门前有生锈不用的大铁锅栽着长势良好的小葱,还有泡沫箱子栽的蒜苗,当然还有几只鸭子……这是乡下老阿嬷的标配,院子里种点儿菜,几乎都是包菜还有上海青这两种青菜,“人客”走的时候,顺道拔几个包菜,还有一些蒜苗和葱,还一定要送10个土鸡蛋,如果不要就会赌咒发誓,一定要对方收下。(平潭话把赌咒,叫做“注赘”,发音是这个,不知道准不准),如果你在乡下见过两个阿姆,在院门口推来推去,一个要把你送的礼物带回去,一个要送你自家栽的菜,自家的鸡生的蛋,互相客气,生气地推辞着……直到车子的喇叭响起来,才罢休……

(去冠山村的路上,这样的木麻黄掩映的石头厝,现在看是艺术品,那些年是冷风四起的居所……)

特别喜欢临近村子,有一段水泥路,是一片茂盛的木麻黄地,特别是路的两旁,木麻黄如同松林般发出涛声,深黛色的树枝形成一个“人”家形,车子远远的驶入,仿佛就看见那年我坐在“天目山”的车上,从冠山村往娘宫港来来回回,记得有一回刚坐在三轮车,人还没有抓紧车上的护栏,车子一颠簸,我就整个人滚下车去,惹得村口杂货店的一排邻居们,一个阿姆尖叫起来:“莫杀嘎啊!四川婆嘎老落啊!”(不得了了,四川婆掉下来了!)

记得那年,我又羞又急,坐在地上半天才爬起来,那三轮车车主赶紧问我还走不走?当然要走了,当年去城里唯的一交通工具就是“天目山”,矫情没用,哭也没用,谁叫你相信爱情是就是随他浪迹天涯呢?



今年冷得有些反常,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冬天,平潭的冷,年年在冬天里抖抖抖,一身正气才能低得过这样的寒冬……

用平潭话形容冬天冷的词语很多,也很有趣,看看你会讲吗?

因为今天真!的!是!

呀甘啊!(很冷啊)

逮逮甘啊!(非常冷啊)

裤甘飞啊!(裤子冷飞走了)

无人甘虚甘!(冷死人的那样冷)

甘抖抖见!(冷得发抖抖抖)

甘波厚个!(冷得长痔疮,不,可能是长疮)

甘豪叫!(冷得嚎叫起来!)

甘饿死啊!(冷得快死了,不是饿死)

好了,不说了,真的好冷啊!去围铺去了!

2018.2.4日于平潭,结婚二十周年记

 





     关注欣桐耳语,共享美好人生(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