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分享:茅台故事355

信诚名酒2018-04-15 13:51:47

平民的茅台

 

我是不爱喝酒的,只是遗传了父亲的好酒量,但我的三个哥哥好酒、爱酒却与父亲一样。因此,逢年过节,全家大聚时,爱酒的便千杯不醉,不爱酒的瞎凑个热闹,场面的热度往往比酒的度数要高。

有时候我跟哥几个开玩笑,说你们那么爱喝会喝,直接喝食用酒精得了!笑话归笑话,喝酒的人还是讲究酒的 “进口”的。条件好了,自然就喜欢喝那些好酒,而我们小时候好酒的父亲却很少有这样的口福。

 


那时候,父亲一天到晚在铁路线上跑来跑去,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也许是工作太辛苦,不知不觉的他有了每天喝点酒的习惯。他一般喝的是散装黄酒,偶尔也喝点五加皮或糟烧,这些都是比较便宜的酒,凭爸爸不高的工资收入,加上家里那么多张口等着他与工资更低的妈妈去养,这些酒也只能是他的选择。每到周日,我便会奉命在饭前提着一个酒瓶,穿过长弄堂去供销社里打一种很便宜的散装黄酒,那酒味很淡,有时还带着点酸,估计按父亲的实际酒量,应该可以喝上几斤。但我一般是打一斤,有时候妈妈钱包里的钱况实在可怜也有打上半斤的时候。打半斤时,因为怕父亲不过瘾,我总希望那个售货员打酒的那个提子能满一些、动作慢一些,这样打上来的酒感觉也许就会多一些。但不管打多少,爸爸从不多话,一个人总会有滋有味地喝个底朝天。

那时候,家里经济主要靠父亲的收入支撑,所以首先让父亲吃好喝好成了一家人的默契。父亲来家时,家里会有一两个下酒菜,那些菜我们兄弟姐妹一般是不去动筷子的。那时家里也有过一瓶好酒,那就是茅台酒。这瓶有着漂亮瓷瓶外观的茅台酒,也许是外地朋友送的,也许是爱酒的父亲路过贵州时咬咬牙买的,放在我家的五斗橱里,仿佛流落民间的仙女。

那时我们一家九口住两间平房里,每一间都有两三张床。家里的陈设很简单,但是突然有了这一瓶我至今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茅台酒,它便成了平民家里的珍宝,仿佛只是用来供奉和摆设的。有好几次,我发现父亲呷一口酒,对着五斗橱里的那瓶名贵酒看上几眼,然后咕咚一口咽下去,仿佛把那酒看成了下酒菜。


 

还是出了意外,那是在茅台酒来家的几年之后,家里到了一位重要的客人,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妈妈和奶奶为了客人来家吃饭几乎忙了一天。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隆重。非常小的河虾去壳取仁,非常细的黄鳝汆熟后剔骨取肉,带鱼两面煎得金黄,一只老母鸡在铝锅里炖得烂香,黄鱼、烤肉的味道在巷子里传出很远……那时候我还小,真不知道这位长相平常、瘦猴似的客人有什么特殊的。但是,这瓶几年没有动的茅台,还是像小心养大的闺女一样被献了出来。

那真是香啊!我不知道酒还能有那样的一种香。邻里几个同样好酒的男人找借口跑了来站在边上不走,好客的父亲便邀请他们一起入席。席间,我发现父亲只喝了一点点,他这是省酒待客啊!即使这样,酒还是很快被喝光了,兴致正浓的大人们却还不肯放下杯子,我便又去打了两次酒,奶奶又在厨房里炒了两个菜。因为喝混酒易醉,所以我还记得那次跑到店里打的是糟烧,一次打一斤。

但是第二天,我们家的五斗橱里又出现了一瓶茅台。我很奇怪,没见客人来时带了酒啊?细看半天,才发现还是原来的那瓶,只是被灌上了开水再小心地原封盖紧而已。我想,也许家里人已习惯拥有这样一件“珍宝”吧!

后来,有几个同学来家做作业,其中一个稍知道些酒知识的通讯惊奇地说:“你们家还有茅台?那酒可贵了!”我支吾了一会儿说:“那有什么,我爸可爱喝了……”


 (作者:荣荣)

 

国酒茅台德州专卖店(信诚名酒)

  


一店地址:董子文化街南门向北100米国酒茅台

联系电话:0534-2755519

二店地址:东方红西路614号东方家园南门西侧信诚名酒

联系电话:0534-2660384


国酒茅台
信诚名酒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茅台云商
醉美世界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