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时期那几个好吃的瞬间

好奇日2018-08-19 08:19:46

借口比谎言更糟糕,更严重,因为借口是防御性的谎言。

诗人,亚历山大·蒲柏


前段时间被种草看优酷的一个综艺:你说的都对。有一期讲食物,也行说到人从小吃过各种各样不同的食物越多,胃里生出的酶的种类就会越多越活泼,人就会趋向于更加开朗。生活中发现似乎也是这样,能接受更多种类食物的人,对新鲜事物的包容度也会大一些。


虽未生活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但不知为何,童年时期对食物有着迷之匮乏感。记忆中童年的饮食结构非常简单,所以对生活中吃不太到的食物有着极大的憧憬,能记得的对食物有执念的瞬间有以下几个:


1.

小时候生活在长江以北、紧邻东海的一个南方小镇,每天妈妈骑着小摩托到幼儿园门口接我回家,拐角处有一个江北人开的馒头店,卖一种贴在火塘里炙烤出来的糖饼,还有感觉比我手还要大的豆沙馅儿包子和肉馅儿包子。常年吃米饭的味蕾早已疲倦,加上每次不想去幼儿园的时候,妈妈都会恐吓我,要把我送到河边买米的小船上。所以对水稻制品不怀好感的我,对小麦制品有着极强的渴望。


小摩托车还没开到拐角,远远地嗅到那股子香味飘过来,唾液早已经分泌到了足够的数量级,吸溜着口水央求妈妈给我买一个。


当然,这三样东西在我心里也是有排行榜的。


排第一的是肉包子,不爱吃肉馅,但是充分沾满了肉汁的又白又煊软的面皮实在是香到了骨子里;


排第二的是酥脆香甜的糖饼,不同于北京满大街主食店里卖的糖饼,很大一张,薄、脆,里面的糖已经烤成了糖汁,裹挟在面里,一口下去,口腔里回荡的都是甜蜜,年初的时候去上海,吃到了缙云的特产:缙云烧饼,觉得除了是咸口儿,和我记忆中的糖饼是一个口感,所以在上海的那几天,每天都不忘去吃一个;


豆沙包是排在最后的。


2.

从幼儿园到家的路上,还有第二道坎儿,也是在一个拐角,每天都会有海边新鲜捞上来的各种鱼类、海鲜,新鲜的“热气带鱼”、小黄鱼、平鱼是最常见到的。看见总会顺便买上几条。要说起来,小时候吃过的鱼的数量,是远远超过肉的,妈妈是个做鱼的高手,什么鱼在她手里,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鲜、嫩、香。所以在吃鱼方便,长大后的我是极其挑剔,餐馆里的各种家常味的红烧带鱼啦、清蒸鲈鱼啦、鲫鱼豆腐汤啦,吃过无数家,但基本上都没有家里的味道好。


直到做了美食编辑之后,对各种不走寻常路的美食产生兴趣之后,爱上了臭鳜鱼,不管是湖南做法,还是安徽做法,那种浸到肉里面的臭,深深地刷新了我对鱼香的认知。人类创造出来的美味啊,真的要敢于尝试才能体会到。


3.

除了鱼,吃起螃蟹来我也是毫不含糊的。据说五岁就是拆蟹小能手,家里有一个做法,叫做“面拖蟹”,在北方没有见过,是将河蟹和面疙瘩炒在一起的一道家常料理,对于我(喜欢面,还喜欢蟹)来说绝对是人间美味。


有一段故事,是有一天,妈妈要给我做面拖蟹,买了一小塑料袋面粉下疙瘩用,结果大概是乐极生悲,马上到家的时候,一个失手,一整袋面粉摔在了地上,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当时有多难过,我妈怎么拉我都不走,蹲在马路边,试图把面粉装回塑料袋,好不容易装了一整袋,高兴地提起来,发现袋子破了,已经被我玩的不那么白的面粉一下子又哗啦一声洒了出来,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那几天,我的心里都是没有吃到的面拖蟹的怨念....


吃螃蟹的时候妈妈给我讲她小时候啊,小河里一捞全都是螃蟹,大家都不愿意吃,市场上卖的螃蟹,十只一串儿,才2分钱。现在想起来,仍是十分羡慕。


4.

呛货也是我童年的一个非常喜欢,但不常能吃到的东西。新鲜的小虾或者小蟹,因为太小不适合清蒸或者炒菜,但确是做呛货的好食材,醉虾肉质肥嫩的口感,现在想一想,和日料里的北极虾刺身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是做熟了蛋白质结构产生变化了之后无法感受到的口感,因为有酒精度数,每次只让我吃一两个。


所以都在眼巴巴的看着大人们吃的津津有味,想着我什么时候长大了,一定要吃他个一盆!


…...


食物相关的故事啊,说起来总是没玩没了,记忆中的美好味道有时候只存在于当时的那个情景环境下。是每个人无法复制的,独家记忆。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