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话头 | 好吃一碗海鲜面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02 15:03:50








题记:
在沈家门渔港,每一条街道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海鲜面馆,迟早的事。


照理说,面食是北方人的传统主食,但时至今日,江南每个地区差不多都摸索出专属自己的、独具风味的面食,像杭州的片儿川,嵊州的榨面,诸暨的打面,湖州的素面……还有,舟山海鲜面!

每个舟山人都能从记忆中找到海鲜面的简版。


比如小时候调皮过头,被罚没饭吃,总有慈祥的奶奶,用吃剩的几只虾或梅鱼,放把小青菜,后院摘把葱,做成汤面,热腾腾的,“快吃!快吃!”这边脸上还带着泪,可面条那么鲜美,色泽上好,红的红,绿的绿,抵了所有委屈。

比如漂洋过海到老家,过了饭点,母亲三下五除二变出一碗面来。海边人家,材料都是现成的,便一碗虾皮紫菜面也足以慰藉背井离乡的味蕾,喝口汤,就晓得到家了。


煮淡菜,煮海螺,锅底的汤自然是舍不得倒的,留着下面条。如果你尝过那种直冲脑门、又销魂蚀骨的鲜,将终生难忘。

然而,都好吃不过渔船上、那碗直接从海里捞出的活鲜面,下锅前虾是虾、蟹是蟹,只只别别跳,带鱼虾潺还会爬。沸水里焯一下,伙夫老渔民嘴角叼了烟,懒洋洋地放把面条,出锅清汤挂面,鲜得哭爹喊娘,整个大海都咆哮在你的舌尖。

沈家门人爱吃海鲜面,并非没有由来,它是长在体外的DNA,承载情感、记忆、过去和未来。


如今店家的海鲜面讲究了,高汤打底,各种海鲜蔬菜可自由搭配。有钱人吃一碗红膏蟹面上百元也不在话下,没钱人放一簇咸菜要几根虾潺区区十元钱照样心满意足肚儿圆。好赖都有吃法,好赖都是海鲜,走进海鲜面馆,就是走进母亲的灶间,不管富贵贫贱,都是一视同仁的。

渔港人出门在外,听闻有舟山海鲜面馆,每每兴冲冲地跑去。往往会加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滋味复杂得很,不如原版的去繁就简,材料新鲜度也要差些。看在招牌的份上,同行者相似一笑,就无怨无悔吃下去了。


那日去岱山,十二点多才找中饭,街上美食万万千,方便不如海鲜面。老板娘利索,几分钟上桌。再也料不到,岱山人民的默认面条竟然是切面,让吃惯米面的沈家门人民有点傻眼。但料足汤好,海鲜正宗,没有遗憾了。

没有吃过渔港那碗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海鲜面,怎敢说到过沈家门?

必须正个名。米面说:妾身本是台州产。


-END-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