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溜的辟谷日记:身心清零、重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0 10:24:35

溜溜的辟谷日记:身心清零、重启

 

开始与缘起(2018.1.20)

决定从明天(2018121日)起,开始为期7天的辟谷。

7天期间:只喝矿泉水,用清水洗头、洗澡,不用任何护肤品。

每天上午9点、中午12点、下午4点,在户外,背对太阳作操,曰:食气。

辟谷缘起:练医家功已经4年多,记得当初老师说过,练功到一定程度,会气满不思食,达到自然辟谷的状态。去年12月份,身体发出辟谷的信号,即一天不吃饭的情况下,身体觉得清明和通畅,稍多吃一点,就感觉全身堵。所以断断续续开始偶而断食一天,同时开始了解辟谷的相关信息。周边的朋友有不少有辟谷经历,也有各种辟谷培训班的信息。恰巧前公司同事在主办一期辟谷班,邀我去免费体验,但因为要去酒店住三天,家里走不开,遗憾婉拒。

最后选定一位指导老师,在他的指导下,可以直接在家里辟,日常生活不受影响。

预备式:今天晚上没吃晚饭。830930打坐1小时,燃1支陈香。打坐时,身体发热,期间有打嗝,感觉气血比较通畅,精神好,不觉得饿。

 


辟谷第一天(2018.1.21

昨天晚上,睡梦中感觉腹部空空,然后下意识地调了一下呼吸,睡到天亮起床。

觉得有点饿,站桩45分钟后,饥饿感消失。

有点阴天,9点去人才公园,背对着隐隐约约的太阳作操,风有点大。练完后,胃部感觉时不时会有股热气往上冒,暖暖的很舒服。

回家用清水洗头洗澡,脸上什么也不擦,感觉有点干干的。

中午太阳出来了,12点出发去人才公园,继续在太阳下进行“光合作用”。

记得中学课堂上学习植物的光合作用时,就畅想过,如果人也能进行光合作用,只要往太阳底下一站,就可以自动生成身体需要的营养,那该多好。没想到几十年后,我真要开始这个“光合作用”的实验了,期待+兴奋呢!

公园练功回来,打坐1小时,有点困,睡了一会儿。醒来已经4点多,头有点昏,饥饿感觉强烈,上台阶腿有点软。

不过练功结束,觉得能量又补足了,上台阶明显轻快许多,只是头顶仍然觉得有点空空的。闻着隔壁传来的晚饭香味,似乎并未有特别想吃。

辟谷第二天(2018.1.22

早上起来,感觉头顶发空,隐约有点头疼,饥饿感明显。打坐半小时,后出去太阳下作操后,不再感觉饿,但头顶仍感觉气血供不上去,站桩半小时后,缓解很多。待中午作操后,头空的感觉已经去掉90%,身体能量补充明显。中午家里有客,作了很多菜,我挨个闻过去,发现嗅觉变得很灵敏,只有青菜比较清香,肉类都腥味很重,没有想吃的欲望。

下午练完功回来,感觉身体气血已经很正常。老师说,一般第三天会比较难受,过了三天就好了,等看明天的感受。

这两天只用清水洗头,发现头发变得柔软,且掉头发少了。据老师说,辟谷可以让白发变黑呢,我白头发不多,不太在意。

自从今年夏天特别热的一天,爬过梧桐山后,鼻炎就犯了,判断是因为出汗太多,毛孔全部打开,到山顶上吹了风,寒气进入身体深层。断断续续,稍微一着凉,就堵的难受,认真练功就会有缓解,也用过一些中药,但都只是缓解。本来自学中医用中医方法调理后,鼻炎就慢慢好了,已经有几年未犯过。可能这次,寒气入侵太深。

据说,辟谷可以治愈过敏性鼻炎,也是这次我想通过辟谷最想解决的身体问题。

另外,左肩膀疼,确切的说是肩膀与腋窝深处非常紧,感觉也是寒气深度入侵的结果。左手臂在背部不能与右手臂抬到同样高度。

今天感觉鼻腔已经非常通畅,与平时缓解时的感觉不同。左胳膊已经可以抬高许多。这才是第二天呢,非常期待最后的结果。

老师说,辟谷信念很重要,要相信自己的身体,在你不给它任何输入和干预时,会启动潜能自行处理身体存在的一些问题。

下午打坐时,手脚凉,头面部发热。

晚上打坐时,手脚热,胸腹部发热,脸部有点麻,津液上承口腔,嘴唇湿润。

 

辟谷第三天(2018.1.23

早上起来,感觉胸腹部气比较满,没有饥饿感,气往上冲居然还打了两个嗝。

辟谷第三天,按要求喝了一杯淡盐水,居然不觉得咸,口感很鲜美。

然后,非常顺畅地上了大号,已经两天未吃任何东西,排便居然很顺畅,我可是一直有点便秘的人呀。看来身体在自动清除肠道的垃圾。道家有句话:要想长生,腹内长空,要想不死,肠内无屎,嗯,好现象。

体重下降1.5公斤,今天穿上最紧的那条牛仔裤,刚刚好,平时穿着都觉得紧的不能轻松呼吸。

精神状态好过昨天,头不空也不晕了。

今天阴天,除了早上有太阳,中午和下午都没有太阳。老师说,阴天练功的效果可能没有晴天好,太阳能量没那么充足。

据说最难熬的第三天,我似乎觉得比昨天还要好过些。

晚上打坐,浑身发热,一股气从小腹升起来,直往上冲。

前三天,身体应该还是在惯性的从食物获取能量的路径上,因为实在依赖不到了,所以明天开始,潜能才会真正激发出来。

期待明天的感受。

辟谷第四天(2018.1.24

相对昨天,头脑很清明,胸腹部气比较满,没有饥饿感。体重又下降0.9公斤。

今天来例假了,咨询过老师,例假期间可以辟谷。

起床喝了一杯水后,又上了大号,感觉肠内宿便快被清理干净了,身体觉得更轻盈通透。

今天降温了,风很大,但面对冷风吹过来,居然没有打喷嚏,鼻子呼吸很通畅,这种感觉真是太幸福了,没有鼻炎的人真的无法体会,那种鼻子堵的感觉有多难受。

左肩膀痛的比昨天明显,但感觉痛的位置在往表层走。原来痛感不明显,但在肩周深处觉得很紧,抬胳膊时,会有很强的牵拉感。估计是在排病呢。

今天莫名地感觉心情很愉快,以往在例假期间,通常是无理由的会情绪低落一些的。看来气血通畅了,心情就会好。传说中的辟谷可以治抑郁症,看来是有道理的。

下午打坐时,胃部和小大肠都在自行运动中,胃部稍有痉挛的感觉,同时有气在流窜,最后胃部感觉发热,然后气往上冲,打了两个嗝,胸腹腔才重新回归服帖。

辟谷期间,无论身体在作什么样的动作,都只是看着它,接受它,不作任何干预为好。

据说有的人,排病反应会非常强烈,多年的宿疾会重新发作,过程是很难受的,没有强大的意志力难以坚持。老师说他指导过的一个小伙,因为中学时打篮球腰部受过伤,辟谷时伤的位置疼痛难忍,但坚持住,疼痛过去后,旧伤就完全修复了。尽管平时没有发作,但其实旧伤一直潜伏在那里,也许到年纪大了还会发作。

辟谷第五天(2018.1.25

昨天晚上,气血比较虚,可能来例假的原因,喝了一杯红糖水,早早休息。

一晚上半梦半醒之间,5点钟被大肠的蠕动闹醒。5-7点按中医的子午流注是大肠经运行时间。记得第一次在牛黄医生那儿按摩后,5点钟大肠经会准时工作。最近几年大肠一直处于消极怠工状态,可能给它的负担实在太重了,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在工作,旧的任务未完成时,新的任务又来了,所以只好消极应对。

大肠经运行的结果,就是又顺畅地排便了,已经是辟谷后的第三次排便,且每次量都不小。想想都恐怖,大肠内是积聚了多少垃圾呀!

体重又下降1公斤,避谷4天,已经累计下降6.8斤。

担心能量流失太多,早上又喝一杯红糖水,精神感觉不错。

今天气温继续下降,早上公园练功时,冷风吹着很凉,鼻子再次经受住了考验,呼吸很通畅。都想跳起来欢呼了!

下午打坐时,观察自己的身体,发现大肠仍然在作清理工作,感觉还有宿便,看明天早上的结果吧。如果是这样,能解决我多年的便秘问题,将是这次辟谷的另一个大收获。

晚上站完桩以后,居然又排了些便便,但不是很爽快。

 

辟谷第六天(2018.1.26

体重又下降0.5公斤。

早上喝了一杯淡盐水,居然喝出了酸酸的橙汁的味道。你说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感受到的世界究竟是不是世界本来的面目呢。

然后又很顺畅地上了大号,太惊了,究竟积存了多少垃圾在体内呀!作为这个身体的主人我真的需要检讨:对不起呀,大肠君,让您受累了,这么多年每天都在超负荷运转吧。

突然想起三毛写的一篇文章来,就是她与荷西在海边偷看别人清肠,结果被人家族里的男人追打的惊险经历。看来很多传统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清肠方法,也说明清肠对健康的重要性。记得10多年前,也用过印度瑜伽清肠法,试过几次后,操作比较复杂,没有坚持。据说长命百岁的宋美龄晚年时,也是会让护士每天给清肠的。

没想到辟谷这个道家的传统养生方法,清肠的效果这么好。

本来这次辟谷,主要想解决鼻炎的问题,但现在看来,解决的最大问题是便秘了。中医认为肺与大肠相表理,而肺又开窍于鼻。如此看来,鼻炎与便秘应该是相关联的了,就是说大肠功能正常了,肺也会正常,而肺的窗口鼻子自然就会正常了。

身体变的轻盈、清透,所以对外界的感知变的灵敏起来。昨天中午偷懒不想去公园,就在小区的花园练功,本来小区花园绿树很茂密,平时感觉空气也很好的,但练功时感觉气场明显比人才公园浊一些。想来那些道、佛家的高人,都喜欢在山上修行是有道理的。

尽管不能吃饭,但每天都会闻菜,发现青菜基本都带有自然的清香;小米粥有一股很温暖的气息;店里买的老面馒头,闻起来有股仓储的味道,可能面粉用的不是当年的新面粉;带鱼有股海洋的气息,尽管有腥味,但还是闻着挺舒服的;羊肉汤有膻味,但仍然有一股清新的气息;只有猪肉浊气很重,多闻一会儿就会有想吐的感觉。

去水果店闻水果,象苹果、橙子、橘子、枣都有自己特有的清香,只有那个看来很漂亮饱满的奇异果,怎么都闻不出自然的清香,也许是用什么非自然的手段催生出来的吧。

记得南怀瑾先生曾经回答他弟子的问题为什么抽烟,他说是为了隔绝人味,说人身上的味道太重了。看来,嗅觉太灵敏也未必是幸事啊!

 

辟谷第七天(2018.1.27

今天是辟谷的最后一天体重下降0.6斤。

早上5点大肠经准时启动,然后起床站桩后,又解了大号。白天打坐时,观察自己的身体,感觉内部有个勤劳的清洁工,在不停的打扫,然后在早上5点时,开始将打扫的垃圾集中起来,送上运输车,然后在气血推动下送出体外。

精神比昨天更好,走路脚下生根,前几天还有点飘。

早上又喝一杯淡盐水,还是橙汁的味道。其实老师说只需要在第三天喝一杯淡盐水,这两天是我额外喝的,第三天的那杯有味精的味道。

7天时间,只喝水,然后加上阳光和空气,不仅可以生存,居然身体还会自我修复和改善。

不亲自实验,用已有的知识永远无法理解。

记得《轮回转世之约》这本书中写过一个故事,是作者源淼在作中央台导演时拍的纪录片,应该是在湖北省一个乡村里,有个小姑娘得了一场大病,村里来了一个游医帮着治好了后,这小姑娘从此就不用吃饭了,其它一切正常。源淼后来也追踪报道过这个事,小姑娘长大后由县民政局安排了工作,并结婚生子,生活一切如常,只是仍然不需要吃饭。

另外印度的书《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中,也记载着类似的故事,作者是个瑜伽修行者,曾被人带领去拜访过一位老年女士,该女士也是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被一个陌生人治好后,从此再也不需要吃饭。

感觉我们人体身上留有很多开关或密码,在一定的条件下会启动一些正常情况下没有的功能。而这两个故事中的小姑娘是在新的功能启动的同时,旧的功能(吃饭)同时被永久的关闭了。

我的理解是,辟谷呢,就是辟谷期间新开关打开,旧开关并未关闭只是休眠状态,当新开关关闭时,旧开关同时苏醒。想想这一切是多么奇妙和不可思议!现代人对生命科学的研究也许还处于幼儿园阶段。

自从学中医以后,对生命的认知不断升级,而这次辟谷,对生命的认知又跃升一个大台阶。

今天辟谷最后一天,感觉精神状态非常好,继续下去似乎也可以承受,但第一次体验,还是留些余地。

辟谷第一周,我的体会是身体调整的是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这些直接与外界有接口的系统,据老师说从第二周开始,才会排血管和肝脏的毒。

 



复谷第一天(2018.1.28

体重基本上已经稳定,只比昨天下降2两,7天辟谷,体重累计减少8.6斤,随着复谷的开始,体重会回升一些,然后慢慢稳定。想想新长出来的重量已经是全新的细胞啦,肉身就这么更新了一下,欢喜!

早上煮了小米粥,放米太少,米油不见只有米汤,先喝了半碗米汤,然后装满一保温杯,带着出门,有友从北京来,要陪他去喝早茶。我看着他享用美味,我时不时嘬一口米汤,他一边吃,一边劝我千万不要走火入魔。

中午回来,嫂子一家人来了,给我熬了一锅小米粥,这次有米油了,喝了半碗,下午4点再食大半碗。然后打坐时观察胃有点满,晚上就少喝了点。

今天,精神饱满,体力也恢复不少。

复谷第二天(2018.1.29

体重仍然下降2

深圳继续降温,已经10度以下。鼻子工作正常,后面会持续低温天气,如果经得住考验,鼻炎就算是真好了。肩膀疼缓解了大部分,但还是有个大尾巴,一个月后再看远期效果。

今天开始在小米粥里放枸杞和红枣,红枣需要去核。同时可以吃一点点青菜和罗卜了,加少许盐和油调味,嗯,真是人间美味呀,那种自然的青香沁入心脾。你说原来究竟是把脾胃惯坏了还是害惨了呢?

复谷第三天(2018.1.30

体重上升0.1公斤,明天应该会继续回升。

今天可以开始吃些面条和馒头,米饭要等到6天以后才能吃,米饭为阴性食物,因水稻是生长在水中的作物。蔬菜最好以根茎类为主,复谷6天后才可以食少量肉类,好在我现在对肉食也没什么欲望。

今天居然一口气从头把英文版小说《The Great Gatsby》看完了,只有实在影响理解的生词,才抓词翻译一下。直到看完,才意识到看得好象比平时快。难道真象老师说的,辟谷可以使思维更敏捷?

复谷第四天(2018.1.31

体重上升比较多,0.9公斤

今天可以吃肉边菜啦,但似乎不喜肉味了,清淡点闻着更舒服,早上小米粥,中午青菜面条。

阴天小雨,实在是冷。下午驱车去海边,沙滩上吹海风,透心凉。鼻子再次经受住考验,工作正常,欧耶!

海边回来,赶紧煮了小碗面条吃,补充海风吹走的能量。

晚上,就着鸡汤底火锅,只吃其中的青菜罗卜腐竹,还是觉得腻,喝杯清水才舒服些。

复谷第五天(2018.2.1)、复谷第六天(2018.2.2

复谷的这几天,深圳气温持续下降,最让我欣喜的是鼻子经受住了考验,鼻炎没再犯,其实有这一项收获,对我来说已经非常满意了。

据说,身体在后续的几个月内会逐步达到一个新的平衡,目前仍然在自我调整过程中。

明天复谷第7天了,饮食可以完全恢复正常,可以吃米饭,也可以进肉食了。

所以,截止今天整个辟谷过程才算完全结束。

辟谷,非常独特的一份生命体验。

弘一法师在他的《辟谷日志》中曾写到:署别名:李婴,老子云:“能婴儿乎?”

能婴儿乎? 我已经没有更恰当的语言来表达这样的感受!

总之是一种身心清零,生命重启的全新体验。

 

溜溜 201822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