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做的炒粉:让我馋得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妈妈食堂

中国文明网2018-09-13 11:03:44

这是一场以“寻找妈妈的菜,收藏家的味道”为主题的“真心话”接龙活动,5月20日起,不分男女,只要你爱晒美食,爱晒妈妈,只要你完成中国文明网官方微信号发出【妈妈食堂】爱心问答,向“妈妈食堂”推荐一道妈妈私房菜,并点名邀请好友入伙荐菜、品评,只要这菜的故事、味道、爱足以打动大家,赢得赞数多,你的妈妈就将获得中国文明网代送的感恩礼一份!妈妈食堂,海纳八方菜,等你来入伙!

第61个请各位品评的妈妈的菜是炒粉,它属于传统名小吃
这是由被石蕾点名了晋城文明网吴迎果推荐的。
吴迎果说,这道菜背后可有很多故事……
腊月里,天气寒冷,屋里供暖太足,屋外寒风凛冽,一不小心招了风,身体不舒服就没有胃口,什么也吃不下,这时总想起娘从前常做的炒粉。

炒粉所用的粉,是自家种的红薯磨的。那时每户人家的责任田里都种有红薯。寒露过后,秋霜打焉了红薯的叶子,太阳一晒,它就枯萎干燥,逐渐变成了褐色,彼时红薯秧根部已隆起了高高的土堆,割去红薯蔓,刨出一窝一窝大小不一的红薯。铁锄头无情,难免有一部分受伤的红薯,将它们冲洗干净,送到粉坊,经过擦碎搅拌过滤沉淀晾晒等一系列繁琐加工,白白的淀粉就产生了,老家人习惯把这雪白的粉末叫做粉面。

小时候见过娘打粉,按一碗生粉加四碗水的比例,再加适量盐巴倒进锅里,灶下烧着大火,一尺八的大锅,为防蒸气烫伤手,得用长约三尺、表面光滑的擀面杖不停地搅动,锅里的水粉混合物随着温度升高会越来越来粘稠,越来越发亮,最后把滚烫的粉舀到大盆里晾凉,几小时后把盆反过来一扣,光滑细腻,圆圆的一坨凉粉就算做好了。

砌成型的凉粉,夏天捣些蒜泥可以凉拌了吃,冬天就做炒粉。娘先从粉坨上切下来一大块,切成厚厚的方块形状,再剁碎几瓣大蒜,大锅里浇上棉籽油,当热油向上冒气时,先把蒜末炒香,再把切好的粉块倒进去,炒菜铲子来回不停地翻炒,油在锅底“嗞嗞”地响着,用不了几分钟,焦黄喷香的炒粉就出锅了!我那时是家里的小吃才,早已眼巴巴在锅台边等了半天,口水咽了无数遍。娘总地先给我端一碗,我迫不及待地拿把小勺子,舀起一块炒粉,吹一吹烫气,舔一舔,咬一嘴,又糯又软,好香啊!哪里有细嚼慢咽这一说,狼吞虎咽就下了肚,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没尝出滋味就没了。拉着长音刚叫了一声“妈~~”,娘就及时地又铲给我一碗。就这样,我一口馍馍也不吃,小肚肚已经滚瓜溜圆啦!那感觉,真幸福!

那时还让我引以为傲的是:村里许多当娘的不会做粉,因此,同龄的孩子没几个吃过炒粉。母亲是在报纸上看到打粉的方法,为了给我们姐弟几个改善伙食,经过多次实践,终于熟练地掌握了这门技巧,还手把手传授给邻居们。我常想,有一个这般能干的娘亲,真好!

凉粉与炒粉,是我儿时最爱吃的,滴几滴辣椒油,配上母亲烙的葱花烫面馅饼,那美味,简直像在天堂过日子!有几年冬季回到家,母亲总问,想吃啥?娘给做!我的不二之选就是:炒粉!母亲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打开瓦罐取淀粉,照旧一碗粉,四碗水……我吃得那是一个香!母亲永远都是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吃……

时代已变,现在早已不是一家人靠红薯过冬了,大片的田地种上了玉米小麦,家里好些年没有自制过淀粉了,存淀粉的瓦罐早已闲置。改革开放后经济宽裕物质丰富,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对炒粉不那么稀罕了,娘亲也已古稀之年,胳膊没有以前有劲,我不舍得再劳动她费力打粉。现在每次回家,娘问我想吃啥,我心疼娘,不想她劳累。就说,什么都行,家常便饭就好。娘做的炒粉,就这样,成为了我记忆中的一道菜。
推荐人:晋城文明网吴迎果
----------
怎么样?想学吗?那么问题来了,做好这道菜的关键是什么?
吴迎果妈妈的食谱是这样的:
Step1
凉粉切成1-2厘米的大块,葱姜蒜切片,青红椒切小圈。
Step2
锅中倒入宽油,一定要等油略冒青烟后,下入凉粉,最好炸3分钟左右。
Step3
捞出凉粉看看,就是不吸油。
Step4
锅中爆香葱姜蒜片,青红椒圈后下。
Step5
调入酱油、辣酱、盐、鸡精。
Step6
倒入凉粉。
Step7
炒匀即可出锅。
你知道吗
幸福的吴迎果已经好些年没有吃到妈妈做的这道菜了。今天,吴迎果邀请 @重庆 胤臣妈妈 入伙妈妈食堂。
没错~@重庆 胤臣妈妈 你已经被点名啦!
什么?吴迎果没约你?没关系,我约你了!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参与爱心问答、入伙妈妈食堂吧!
↓↓↓
真心话大冒险
文明中国
妈妈的厨艺怎么样?
妈妈做的菜味道非常赞。
吴迎果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