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恐恐——捡来的小孩儿

模马堂马模2018-09-20 16:40:40

在那个我还是小孩儿的年代里,没有生理卫生课程,也没有正确和科学的引导,于是乎,那个年代,每每当孩子问及父母我是怎么来的时候,多半我们听到的回答都是捡来的,然而我信了,以至于我用了我整个的童年时光,去探寻我到底是不是我爹我妈生的,我妈说把我捡回来的那个垃圾站就在我家楼下,每次从幼儿园放学回来我都不嫌脏臭的钻进垃圾站里翻着那些垃圾,我不知道我到底想要找些什么,但是我总觉得那里边应该可以找到些什么和我有关的东西,我爹我妈就为了我钻垃圾堆的事情不止一次说教打骂,从此我在他们的眼中成为了屡教不改的坏孩子,加上我还有一个学习好,智商高的姐姐作为对比,我在父母心中的位置自然可想而知,然而这样的态度让我更加的对于我是捡来的这一说法深信不疑,我更想从垃圾堆里找到关于我亲生父母的踪迹,于是,钻垃圾堆和挨打几乎占据了了我的整个童年生活,后来我认为,我特立独行的性格是在垃圾堆里培养出来的,并且我对此深信不疑。

小时候我的怪异行为另所有人的都感到费解,“垃圾孩儿”的外号也就此传开,幼儿园的老师因此对我看管的特别严格,唯恐我去翻幼儿园的大垃圾桶,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对那些垃圾堆并不感兴趣,我只对我妈说的把我捡回来的那个垃圾堆感兴趣,但是我从此成为了不招人待见的小孩儿,他们说我脏,说我臭,说我是捡垃圾的垃圾孩儿,从此我很长一段时间过着没有小朋友的日子,你们不和我玩,我还不跟你们儿呢,我用梧桐树的叶子安慰了自己受伤的幼儿园时光。

后来,院里分了房子,我家从二街坊搬到了一条马路之隔的四街坊,同时我换了一个幼儿园,远离了那个我妈说把我捡回来的垃圾堆,我们都以为过去的会过去,然而却并没有,在我才刚开始有小伙伴一地玩的时候,垃圾孩儿的外号传到了这个幼儿园,当我意识到我又将回到一个人玩的时候,我开始反抗

我记得那时候的我,偷偷从我的存钱罐理拿了我攒了5毛钱,5毛钱在那个冰棍儿2分钱年代并不是小数,那时候的大棒骨才1毛3一斤,印象里那时候带鱼1毛8一斤,冬储大白菜不过也就4,5分钱一斤,一个屁大点儿的娃娃,手里的五毛钱,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五毛钱,我记不清楚了,好像买了弹球,弹弓,塑料哨子,还有蜡制的小金鱼和小鸭子,反正都是我们那个时候小朋友们视若珍宝的东西,第二天偷偷带到了幼儿园,其实我是一个愿意分享的人,从小就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兴致勃勃的玩了一天我带来的玩具,然后我悄悄的和他们说,那个不是垃圾堆,是个宝藏,这些东西都在那里边,有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说,这些东西都是给不怕脏不怕累的小朋友准备的礼物,他只告诉我,我每天都是去哪里寻宝,现在妈妈不叫去了,那边得过马路,太危险了。。。那时候的智商,我编了一个让我自己都信服的故事说给这些和我一样大的小屁孩儿听,最后我还把那些蜡制的小鸭子小金鱼送给他们,说反正我随时可以过去拿很多很多。我告诉他们这是个勇敢的小孩儿才能做的游戏而且不能叫大人知道,大人知道了就把我们的宝贝都拿走了。。。

后来的一个多月里,来往的大人们惊异的发现垃圾堆里总是有很多小孩儿在翻腾,原因不明,一时间垃圾孩儿的数量剧增,几乎覆盖了半个大院儿,被翻的垃圾站,印象里也扩张到了整个的二街坊和四街坊,而我垃圾孩儿的外号就此消失了,因为在那个家家户户的大人都跑垃圾站里抓自己家孩子的运动中并没有我,我用我近乎所有的积蓄让自己变回了那个看上去乖巧,懂事儿又漂亮的小女孩儿,但是别忘了,我是恐恐。。。。。

----------------------------------------------------------------------------------------------------------------------------------------------------------------------------------------------------------------------------------------------------------------------------------------------------------------------------------------------欢迎继续关注我的连载小说《我是恐恐》公众号里,不定期更新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