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好吃本无罪,节食没道理

微观张三2018-05-15 13:23:10

        好吃本无罪,节食没道理!

        没道理!

       娘生下我的时候,北风呼号,大雪封山,我嚎啕着来到这个世界,哭声比风声还大。有人说婴儿的哭声是在宣告生命的开始,但,我想我一定不是在宣告什么,我应该是饿哭的。

       生我的时候正是大年三十,家里只有一条从姥姥家拿回来的猪腿。我的嚎啕让爹心烦意乱,剐猪腿肉的时候把手给割了,爹的血和着猪腿肉做了馅儿,包了饺子。饺子熟了,我不哭了。

       爹说:这就是个吃货!

       吃奶的时候,没有记忆。但作为一个吃货的事实是—我没把自己吃胖,却把娘榨的越来越瘦。刚刚有了牙齿,我的眼睛就开始四处搜寻。好吃的人嗅觉一般要好于味觉,只要是吃的东西,无论藏在哪里,总能找得到。为了找吃的,我曾经掉进锅里,掉进面柜里,但无论掉进哪里,我从来没哭过---只要有的吃就是快乐的。

       家里的鸡下蛋速度永远赶不上我吃蛋的速度,村里供销社一毛钱十一块的水果糖,一次吃过五毛钱的,就连的猴咸猴咸的酱豆腐我一次也吃过七八块。为了能分到一条烧黄鼠腿,年仅八岁的我能为大孩子们往山上提一大桶水,然后眼巴巴等着灌出黄鼠,烧熟了,连骨头带肉嘎嘣儿一口。有一次,黄鼠没灌上,灌出一只跳兔子,烧熟了没人敢吃,我便自告奋勇先试一试。灰都没顾得上扑拉,就塞进嘴里,并且一边吃一边呲牙咧嘴,等别人回过神儿来,烧焦的跳兔子就剩两条干长后腿了,他们那里知道,我呲牙咧嘴是因为太香了!

       后来,村里驻军,改善伙食的时候经常会喊上村里的孩子们。在军队的大食堂,我的胃空前的见了大世面,味觉和嗅觉也有了质的飞跃。在哪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吃到了带鱼、吃到了辣子鸡、吃到了各种新鲜的蔬菜,尤其是菜熟了之后放的味精,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草滩蘑菇也能有了肉的味道。

      有过一年建军节,军队杀了好几十只鸡,大锅炖了。吃饭的时候,在我家西屋住着的一个四川排长给我夹了满满一碗鸡头和鸡爪子,看着别人碗里的鸡腿鸡胸我差点气死。后来,上山玩,我挖了许多的臭葱给他吃,算是对他不让我吃鸡腿鸡胸的报复。直到长大后,才知道,鸡头和鸡爪子也是很讲究的东西,那是四川人的待客之道,我冤枉了他。

        村里人常说,半大小子,吃杀老子。我半大的时候,尽管没把爹吃死,但也经常把他吃到捉襟见肘。在70里外的学校寄宿的时候,一天一斤二两的定量根本填不饱肚子,伙房出来,三毛钱一饭盒的凉粉顿顿定打不饶,以至于后来差点爱上那个卖凉粉儿的姑娘,心里想着要是娶个做凉粉的老婆也不赖。星期六骑自行车回家,70里的山路,出发前3袋方便面泡着吃,路上两袋干吃,每次回家只给娘剩5个“大红门儿”方便面的调料和口袋儿。要说别人念书是为了什么理想什么抱负的话。那么,我爹供我念书是彻底打错了算盘,支持我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念下来的就是下一个星期的干粮和零花钱。

       别人看书是为了学文化,我看书只是为了看关于吃的章节。寒冷的夜晚,饥肠辘辘,书里面关于吃的文字总能让人浮想联翩,画饼充饥,看别人三珍海味想自己大快朵颐。四大名著我从来不看《三国演义》,因为三国里除了酒基本没有什么吸引人关于吃的记述,而《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则不然,大篇幅的吃吃喝喝随处可见。王熙凤招待赵嬷嬷的火腿炖肘子、猪八戒偷吃的人参果、鲁智深山下抢来的狗腿至今记忆犹新,一想一胸脯的口水。尤其是鲁智深拿着热狗腿蘸着蒜泥吃的桥段竟然成了一块心病,直到有一年,结识了一个开饭店的朋友,收了一条狗杀了,大吃了三天才算圆满,从此,再不惦记。

       自古吃货不长肉,任凭着怎样吃,就是不胖。每次外出吃饭,朋友总会骂----你他妈不喝酒就吃菜呀?靠!酒是为了下饭的,这伙鸟人已经颠倒是非了,好端端的饭菜摆在那里做样子,灌一肚子猫尿,就算偶尔吃几口,不是半路吐了喂狗就是回家冲马桶,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形,杀了这帮鸟人的心都有。

      胡吃海塞了将近40年,总还是馋,如果这要算是一种不好的习惯的话,那么,也应该是生命的原罪吧!下班回家,总会寻着饭菜的味道先往厨房瞄上几眼,凭着味觉猜想锅里究竟是那般美味,然后再扎进厨房看看老娘究竟做了什么。饭菜一上桌子,顿感生命的美好,什么七七八八的纠结与不快,去他妈的吧

        那天体检,体检报告一下子出来好几个加号,医生建议栏里的写着“控制饮食”。这是什么个情况?难道是不能吃了?

        吃是一件多么令人愉悦的事情,不吃,真没意思!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