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能试错到什么程度?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28 14:16:31


有人昨天中午看完我去年五月份写的《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遇到什么样的爱情》一文后,留言——


点击蓝色字体可以直接阅读原文: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遇到什么样的爱情




****1 小时前


刚经历戳心窝子了......


晓洁 (作者) 回复*****34 分钟前


嗯。只能微调,然后回头看看自己还有多少“试错成本”。成本不够折腾的话,趋利避害的本能会让自己变谨慎,好听点说——“成长”


*****回复晓洁 (作者)13 分钟前


谢谢?,代价有点痛……





1、


不用问,肯定又是一个在情海里颠沛挣扎的女子。


回复完毕,自己难免对着电脑屏幕上的“试错成本”几个字乜呆呆发愣。


我是说,虽然留言的人自称被 文章“戳心窝子了”,貌似正处在一段感情终结后的反思反省阶段,但对于实际收效,起码我个人并不看好。


很多事情不是发发誓、赌赌咒,就能够做到的,要真能那么省事,人世间哪里还会有这许多痴男怨女爱恨纠缠。


感情这事,在能承受的试错成本范围内,理性从来臣服于感性,万千大道理抵不过一句“我愿意”。罅隙滋生处、龌龊纠缠处,能及时止损、当机立断说停就停的人极少,不通宵达旦、精疲力尽、折腾个一溜够,很难随便善罢甘休。


就算偶尔一本正经地做出要离开的样子,深层次追问一下,也只是为了要引起某个人的注意


那种变态依赖般的不停试错,简直好似喝下符水,去镇体内的鬼。




2、


其实,大多数人,尤其是女人,都是这样的吧——情到深处,面对岌岌可危的两性关系,得不到,又舍不得轻易放手,所以,只要“试错成本”不至于动摇人际关系大本营,只要“试错成本”不至于对基础物质生活造成大范围恶劣影响,只要自己柔弱的肩膀还负担得起,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会在继续卖弄性感、或者继续卖弄性格方面,一路风雨兼程,“试”得不遗余力、“试”得卧薪尝胆、“试”得此起彼伏。


反正即便最终“试”得一败涂地、“试”得人仰马翻,只要后退有路,一切便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很多事情任凭如何兴风作浪地“试”(其实就是“作”),也都是海平面以下小范围的波涛,神不知鬼不觉的;反正只要不“作”下大天来,无论再怎么矫情到死、再怎么阴晴不定,就一切都好说。




3、


所以,很多时候,旁观他人的各种恩怨情仇,很少有兴趣围观探询,也很少苦口婆心诲人不倦,即便拉着拽着让我给出主意,我也都是敷衍了事。


管不了。


哪怕给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口吐莲花的,每一个逻辑都是千锤百炼的,每一条道理都是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到底还是抵不过当事人自己的百爪挠心、神魂颠倒,旁人的意见终究只是耳旁风,乃至隔着昼夜、横过经纬,说多了,于人于己都纯属浪费时间。


怎么讲,就,私心里觉得,那些疼也好、痛也罢,都是每个人应得的,他们自找的,他们自己心里有底有谱儿。


换言之:“试”或者说“作”,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赌,而“试错成本”就是赌资。


极端个案除外,绝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掂量着自己的家底儿和赌资在“试”在“作”。


当一个人口袋里还有很多赌资和筹码的时候,输一把两把的,根本不叫事儿。即便哭天抢地抱怨得再欢,也都只是矫情给特定的某个人或特定的某些人看,抑或只是简单的情绪发泄。


一个人只要自己没“试”够“作”够,谁说谁劝都没用——树根不动,树梢白摇。磨破嘴皮子讲事实摆道理,顶多给2、3天的面子,第四天就能“作”得比之前更加变本加厉。所以,作为旁观者,实在抹不过面儿的时候,随声附和着捧捧场就好,不必当真。


还是那句话: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谁都不缺心眼,愿意“作”、敢“作”,只是因为“好(hao,四声)那一口”,而且有“作”的底气。


待到赌资全部用完、抑或所剩无几,不足以支持其摧枯拉朽地继续胡闹了,甚至即便销声匿迹,最终也无人问津,那么,大部分赌徒,都会自觉收手,很干脆麻利地将旧事秘密枪决,然后就地掩埋,完全无需任何人耳提面命谆谆教诲。


六神归位,七窍清明,双腋习习生凉风。


特别胆大妄为豁出去赌上身家性命的,很罕见。


不同阶段的试错成本掌控,一如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结绳记事。




4、


说到这里,不妨举个例子,不是很恰当,但道理类同——


拿我自己来说,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从去年夏天开始,突然对海鲜过敏,而且,一次比一次过敏得厉害。


可架不住自己嘴馋啊,爱吃啊,所以,吃一次,受一次罪,身上脸上肿啊,痒啊.......


但不停试错下来,终于开始承认现实:这是要忌口啦。


特别是刚过去的春节,腊月二十九是老爸生日,恰好有朋友送来很多海螃蟹,向毛主席保证,我只吃了一只,但就这一只海蟹,差点要了本座的命,就,吃完饭回自己家的路上过敏反应就出现了,及至进了门,头晕恶心,腿软得几乎要站不住,脸上身上起疙瘩啊痒啊都不算什么了,最吓人的是喉咙和舌头也跟着肿起来,并且出现了明显呼吸障碍,自己都能听见自己喘粗气,差点打120.......


现在呢,家中冰箱里填满了春节时候弟弟送过来的对虾、带鱼以及刀刀快递过来的皮皮虾肉,每每拿起来又放下,即便特别想吃的时候,也只敢浅尝辄止。


喏,不用人吓唬不用人监督,很自觉就敬而远之了。怎么讲,年纪越来越大,身体经不起蹂躏了。





举这个例子的意思是说,追根究底,人生很多重要节点,决定最终走向的关键因素,还得看个人能承受什么样的“试错成本”。


说白了就是——


所谓“一条道跑到黑”,你一条道究竟能跑到多黑?黑的程度是擦黑?还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所谓“不撞南墙不回头”,南墙也是分级别的,撞到什么样级别的南墙你才肯回头?土坯的就能让你头破血流?还是坚硬如顽石的才可以让你望而却步?


以上,舍与得的拿捏分寸,全视乎个人能担当的试错成本而定。





5、


当然,试错成本并不是单一存在的,往往与一个人的综合抗风险能力、整体资源的衡量与驾驭、息息相关。


爱情里面,试错成本主要包括年龄和物质基础。



年龄方面的试错成本——


老话讲,人不风流枉少年,二十几岁的当口儿,志存高远,很多人秉持的姿态是——作(“试”)错就作(“试”)错,错个十次八次的也没什么了不起,反正来日方长。意气风发处,恨不能马蹄得得践踏全长安城的花草......


等到三十几岁,之前那股无论如何压抑不住的孟浪劲儿,肯定身不由己自动折上折。装神弄鬼的兴致日渐疲软,愈来愈喜欢闷骚暗贱,闪展腾挪地小心避开岁月揉搓。


四十几岁呢,前有狼后有虎,再生猛的主儿,怕也只能小作(“试”)怡情了,一个个儿的,接受人性阴暗面如同空手接白刃,别提多会掌握火候、别提多进退得当、别提有自知之明。




物质方面的试错成本——


特别有钱的,阔气,不在乎那点散碎纹银,可劲“试”呗。反正钞票足够多的话,烂摊子当前,收买几个肉体凡胎的人心,把“试错”之后觉得不合适的、审美疲劳的、轻轻松松打发走,还是很容易的。


一般有钱的,试错几次无果后,基本都会给自己一个台阶,认可自己“玩得差不多了,该收心了”


穷人呢,一两次试错成本几乎等同于全部身家性命,肯定瞻前顾后慎之又慎。


各个层次的人有各个层次“作祸儿”的尺度,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账本,别人不用多操心。


就算真有钻头不顾腚的主儿,放心,他身后肯定有愿意为他兜底的血亲——惯的。




6、


爱情如此,其他方面也是一样的道理。


比如工作,试错成本同样跟个人承受能力挂钩——家里经济条件优渥的、人脉充足的,试错成本相对低一些,自然更具备挑挑拣拣的资格;家里环境差一些没有什么人可以依赖仰仗的,每走一步都要权衡再三方敢迈步,因为试错成本相对高昂,一步走错,兴许就能被腰斩,“从头再来”的代价往往需要赌上后半生的前途命运。



当然,“试错”这事,跟一个人的品性也很有关系,在不同品质的人那里,挥霍额度和挥霍范围必然不同。


举例:朋友是做生意的,手下有个人特别爱贪小便宜,后来发展到报假账,第一次私吞了4000多块钱,第二次5000多,第三次......没有第三次了,事不过三。在这里,他的试错成本就是个人信誉度——本来就境遇堪忧,总是假装混特好,试错的结果则是连饭碗也给搞砸,相对于他个人而言,这个试错的成本或者说代价,就是超负荷的。


不过,冷血点讲,这样的试错成本仍然是他应该付的——不这样他能长记性么?即便这样,也未必就真长记性,是不是需要继续试错也说不定。但总有长记性的那一天的——再无赌资可以投入。


古往今来,多少所谓“浪子回头”,不过就是再也没有试错资本的情非得已。




至于人际交往方面的试错成本,通常体现于冒犯别人的次数、互通有无的次数、他人容忍度.....等等所导致的连带后果。


以及,方方面面吧,道理大同小异。




总之,人生在世,凡试错成本高的事情,人们总是收手更快些、撤离得更利索些;试错成本低的,相对收手慢些,也更放肆些。


但,凡事皆有底线,即便底线再低,也终究会有底线。




7、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汉文帝刘恒欲擒故纵其同父异母兄弟弟弟刘长的事——


刘长“有材力,力能扛鼎”。文帝即位后,刘长“自以为最亲,骄蹇,数不奉法”, “入朝,甚横”;因为宿怨,曾在光天化日之下用铁椎杀了辟阳侯审食其;“从上入苑囿猎,与上同车,常谓上大兄”(虽是亲兄弟,但亦为君臣,不按照礼制称呼“陛下”,直呼大哥,其实是有意简慢),“益骄恣,不用汉法,出入称警跸,称制,自为法令,拟于天子”(不用大汉法典,在自己的领地自修法令;出入仪仗制度类同皇上),直至最后勾结匈奴和闽越,率七十个人、四十辆车,犯下荒唐到极点的谋反之罪,于长安发配至蜀郡途中“乃不食死”。


其实刘长一步步最终走到穷途末路,与文帝之前一直有意人为降低其“试错成本”是分不开的——刘长有小错误时,“上以亲故,常宽赦之”;刘长杀死审食其时,“孝文伤其志,为亲故,弗治”;一而再再而三匪夷所思居心叵测的“包容”,导致了刘长越来越飞扬跋扈,竟“不奉法度,不听天子诏,乃阴聚徒党及谋反者,厚养亡命,欲以有为”。


以至连汉文帝时期的大臣袁盎都认为“上素骄淮南王,弗为置严傅相,以故至此”。


也就是说,因为试错成本一直低到近于无,才点点滴滴纵容和助长了刘长不断以身试法的胆量,而这种极低的试错成本又恰恰是汉文帝为了引君入瓮而设下的诱饵,低到极致后,高能反弹,真正的实打实的试错成本才有理由堂而皇之又不容易受诟病地加诸于刘长。




当然,由于被人设计而误判试错成本的事情,属于极端个案,一般人通常很难陷入这样的“局”。


换言之:自己几斤几两重,大多数人心里、潜意识里,都是有数的。


故,谁爱怎么作就怎么作,作不动的时候,再也付不起试错成本的时候,自然就消停了。


说白了就是——管好自己的事,谁都无需替别人瞎操心,任凭这世间谁跟谁狭路相逢or互相祸害。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识别下面二维码可以关注1905咖啡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