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丨本周六下午,约会女作家王小柔,让我们一起笑谈生活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07 15:11:29


9月读书会(上)预告


主 题:在无趣的世界里寻找有趣


主 讲:王小柔


主 持:冻凤秋


时 间:9月12日 15:00


地 点:大摩纸的时代书店(郑州市建设路与秦岭路交叉口大摩西元广场三楼东)



一、印象王小柔:读她的书,像看周星驰的电影

读她的书,就像看周星驰的电影。

这是我刚刚看到的一句话,想想倒有几分贴切。


看她的文章,我总是能从头笑到尾,不是简单的傻笑,而是领会了其中的滋味,会心一笑的同时又为她奇妙的语言魅力折服,一口气连滚带爬地读下来,笑的速度勉强能跟上她抖包袱的频率。


读完,还忍不住回味儿,更过分的是,某天,不经意地,她写的某个情景涌上脑海,走着路又忍不住笑了。




她笔下都是最日常的生活,身边的人和事儿,对我们而言,眨眨眼不经意就过去了,她却轻易地拎了出来,以别样的犀利眼光打量,语言如冰魄银针般嗖嗖地飞出,直抵要害部位。调侃时尚,针砭浮华,所有的假模假式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在调侃中审视,在闲话中反思,呈现出来的却是平民式的狂欢。


所以她被称为“中国最哏儿的作家”。“哏儿”,天津话,就是有趣、幽默、滑稽之意。她出了《都是妖蛾子》《还是妖蛾子》《妖蛾子:纪念版》《把日子过成段子》《十面包袱》《如愿》《乐意》《有范儿》《越二越单纯》《喜欢》等10多本随笔集,出手之快令人咂舌。




我完整读过的似乎只有《都是妖蛾子》《十面包袱》等,其他的零零散散在网络上、微信上读到,但每次读,都是一种享受,仿佛老天赐了一个语言魔法世界的精灵,来到我们身边,给我们欢乐。


这位以“段子”文体独步文坛的天津女作家,同时是天津一家知名报纸的编辑,她的新浪微博粉丝众多,她发起的“小柔阅读会”,推荐好书妙文,受益者众。


这是她首次来郑州,带来新书《这都不叫事儿》,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据说,她变温柔了,语言清新温暖了。但就这书名,听着还是有那股拽劲儿。让我们一起期待,与真实的王小柔约会,笑谈生活。


二、聆听王小柔:在无趣的世界里发现有趣

对极了。

有时候,觉得生命不是太短而是太长了。


长到我们对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就那么活着,过着,越来越无趣、无聊。

谁生来就眼睛只盯着酒色财气,金银珠宝?


怎么到头来会变成来自己当初最讨厌的人,带着各种成见,俗气地活着。


经不起调侃,脆弱地仿佛世界欠了我们很多,只想不停地抓取,拥有,眼神呆滞,对身边的有趣视而不见。




想反驳吗?

你也来重新审视一下生活,说说那些有趣的事。


说不出来,就听听王小柔怎么说,也许会给你混沌的生活带来一道闪电。


三、赏读王小柔:初心如故——《这都不叫事儿》自序

人抵制心灵鸡汤也需要靠意志力,因为每天都有那么多过滤后的人间智慧扑入你的眼,人家怎么能说得那么对呢!在点石成金的文字对面,我们的人生委曲求全,大脑中对号入座的习惯总是把自己放在被救赎的位置上反思,然后对着心灵鸡汤的若干句子点头称是。


就像看一场魔术秀,大铡刀进去把人切了三段儿,可是箱子一转,瞬间铡刀还是铡刀,活人还是活人。我们一边惊讶于表演者是如何做到的,一边傻了吧唧地鼓掌。常常觉得,心灵鸡汤犹如这样的障眼法,它长盛不衰的原因是我们都成为了托儿。




而人生,怎么会给你那么多时间去准备道具?走弯路、遇伤害、受委屈、求不得等等苦,都是必然经历,“不好的”就像个调皮的孩子藏在门后,突如其来蹦出来吓你一跳,如果你反应强烈,它会因为小伎俩得逞了而捂嘴笑,如果你处乱不惊地走过,它就觉得无趣不再来吓唬你。


我们像赶路一样过日子,雾霾太大,遮盖了风景。当我翻开那本《如愿》,若干年前的生活一段一段,如同剪开收拾好的带鱼,摆在盘子里,有些腥气。可是这样的气息是新鲜的,让我一下就能从失忆的状态回来,想起很多年前活色生香热气腾腾的日子。


“心欢喜,能自在”是封面上的一行特别不起眼的字,到现在,我依然热爱它们。


我常常在想,这些年我们到底有什么变化呢?那些“打算一起干点什么”的话还放在原处,彼此依旧扒在自己生活的小窗口看着外面,一边羡慕别人一边自我安慰。搁以前,我是不喜欢按部就班的,那种展望就能看到的日子是没有趣味的。可是现在,我喜欢上了这不变中的宁静,内心的安然不被打扰,才是一种福气。生活还是尽量简单地过着,但丝毫不耽误“心欢喜,人自在”的惬意。




内心与外界依旧对抗。当我跑到南半球去看碧海蓝天,开着车在绵延的牧场和海边行驶,那些令人惊艳的,以前只出现在摄影杂志上的作品活生生地迎面撞过来,以至于我的心里都装不下了,漫出眼眶,美是能让人落泪的。


当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左右,掏出手机看日历数天数的频率开始增加,因为胃觉的记忆比内心强大,我想回家吃饭,哪怕是自己煮的一锅烂面条;我想睡在自己的硬板床上,太软的席梦思让夜晚像个陷阱;我想找人说话,说我熟悉的方言,不想做安静风景里的一棵树……


风景的美能解决所有问题吗?不能。心是太难被说服的东西。


人们依然热爱着微信,不停地转发闲七杂八和卖货小广告,能够坚持发并坚持看这些的,都挺让人敬佩的。我一般会从通讯录中把他们的名字找出,轻轻蹭一下“不看他的朋友圈”,整个世界安静了。所以,我的微信里总是那么冷清。把微信的时间节省出来看书。


好歹“看书”算是个体面的爱好,而刷朋友圈儿,也就是个玩儿。书的内容多少你能记住一些,可是微信那东西,你醒来刷,睡前刷,比打卡都勤,到底记住了什么呢?


不知不觉人到中年,守着家人,哪儿都是故乡。常常几个朋友小聚,偶然拿起相机旅行,人生的美味就在这些无恙中得以安康。




我依然喜欢那些藏在时光缝隙里的故事,它们就像小花,倔强而骄傲地开着,一季又一季。不炫耀苦难。谁没有苦难呢?不羡慕幸福。谁不在幸福里呢?我们把这些夹在书里收藏起来吧,当个书签,就别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等你再想起来,还会看见干枯之美。我把热气腾腾日子里的活色生香写下,让它成为永久的文字,哪怕一百年后,图书管理员依然能找到今天笑着讲起的故事。


把笑容留下,就足够了。像我第一次跟你讲起这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