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真实—东极岛之旅

秋图2018-09-06 15:50:41


上次写游记夹了太多的私货,

这次就安安静静的,单纯的写份游记吧。




(一)出发,目标,东极岛~



东极岛,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地方,

东极,大概是最东边的意思吧,

东极岛,最东边的岛。


东极岛在舟山,之前清明我们准备去普陀山,听说马姐也准备去东极岛。貌似最后,我们没去成普陀山,马姐也没去成东极岛。偶然得知蔡蔡要去东极岛,我也就稀里糊涂的跟了来。


到东极岛要去沈家门坐船。现在是淡季,一天一班船,只有周六发两班。蔡蔡是早的那班,等到我确定行程,只订到了第二班的船票。


临出发前一天才匆匆找了些游记攻略恶补一番,

对东极岛的概念依旧模糊的很。


游玩的东西大概就是,

海鲜面、看海、海钓、环岛、日落日出,还可以拍一些美美的照片,诸如此类。

更直观一点的话,

这里曾经是《后会无期》的取景地,

因为韩寒拍的这部电影而被人熟知。

然而,很可惜,我并没有看过这部电影。


东极岛,准确的说,应该叫做东极群岛,由一个叫“庙子湖”的大岛,和其他几个小岛组成。其中游客去的多的是一个叫做“东福山”的小岛。

从沈家门出发的航线,只能到庙子湖,如果要去其他的小岛必须先到庙子湖周转。


周五很晚才到沈家门,三个半小时的车程。

一路上时不时倾盆暴雨,路都看不清。心惊胆颤开着车,好不容易到了,先去吃了顿海鲜平复下心情。


说走就走的旅行,

啥攻略都没做,

希望这段未知的旅途有未知的乐趣吧。




(二)风浪中横渡庙子湖



沈家门半升洞码头离酒店不到5公里,开车十来分钟的路程。


蔡蔡8:45的船票,起了个大早送她,顺便踩了下点。售票处的旁边有一排排标着序号整齐的玻璃房子,对面就是一个很大的露天停车场。回来又看了别人的游记才知道,那些标着序号的玻璃房子是沈家门的海鲜夜排挡。


送完蔡蔡,就想着要去买点零食,后面是11:15的船,和马姐约好10:30从酒店出发,时间还很充裕。之前看别人说岛上物资比较匮乏,附近有个欧尚超市,不到一公里。 


趴在船上的栏杆上,望着下面的海水,

被前行船只劈开的白色浪花不断往后溜走。


才开出码头不久,风浪渐大,我还有船舷上的其他乘客一同被赶进了船舱。

在船舱里碰见了马姐,这才知道,我们要返航回码头换船。


又有工作人员出来说明情况,现在有9级的风浪,这艘船“幸福号”最大只能抗8级的风浪,所以走不了,只能回码头换更大的船。


“我们原来是幸福的,幸福走不了,那现在我们是不幸了吗?”,马姐抖了个机灵。


蔡蔡发消息过来,她已经到了庙子湖,那班还有去东福山的船,不过今天仅此一班。风浪太大,我们这班去东福山的船已经取消了。



回到码头,大船还没到,

怕我们在码头上乱跑,

就先把我们在一个大黑屋里关了好久,

过了二十多分钟,才又重新登船。



大船“祥和号”,只比“幸福号”大了一点,比我想象中的“”差了不只一点。

“祥和号”只有三层舱,比“幸福号”少了一层卧铺。

上舱150、中舱卧铺130、下舱100,

中舱的位置不够,一群买了卧铺的人围着要退差价。

吵吵闹闹,排了好长的队伍。

才退完差价,又要买回程的船票。



阴郁的天,呼呼的风,浑浊的水。

厚厚的云层铺满天空,

听说乌云背后就是蓝天,

却不知后面的旅程会是怎样。

风浪太大,所有的门都关紧了,不让乘客走出舱外。



想在这里多待一天,只买了马姐一个人的票。

买票只收现金,来晚了只有下舱的票。

下舱是全密闭的,没有窗户,也没有信号。

理论上来说,越往上就越晃,下舱是最不容易晕船的。但是下舱太封闭了,有一个人晕船,整个舱内就满满的都是呕吐的酸臭味。

实在受不了,就一个人跑了上去,找了个可以靠着的地方傻待着。



又过了差不多快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庙子湖。

下船就兴奋的到处拍照,

被关在船里实在难受得要紧。



三三两两渔船随意的停在码头上,

港湾里的水还算澄清,泛着绿意。

只有呼啸的风声,游船的轰鸣声,游人下船的吵闹声。

除此之外,这里还算是一座安静的小渔村。

东极岛,我们来咯~


照着蔡蔡的定位,找到了酒店。

房子在半山腰上,风景还算不错,

就是一路斜坡走上去,累得慌。

怕我们难找,

蔡蔡特意挑了一家外墙刷成黄色的酒店。

东西放好,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就一起出来逛了。



马姐的做了个奇怪的表情,

不要告诉马姐,怕被打。



蔡蔡在看海。



海风吹得不停,

衣服穿少了,

中午也没来得及吃,

三个人又冷又饿,在海风里瑟瑟发抖。



蔡蔡把我的背包要了过去,说这样背在身上挡风,暖和有安全感。


看海景。



吹海风,


冷。。。



走了二十来分钟,

到了第一个景点,财伯公的雕像。

看起来怪怪的,


怎么形容呢。

只能说造型很别致,

艺术风格很独特。



继续往前走,

看见了一个小破屋,顺手拍了一张照片。

回来仔细看照片,

才发现墙壁上写了“后会无期”四个大字。



拍跳起来的照片,

连着拍了好多次,才拍出这么一张。


话说相机买了那么久,

到现在都没有完全了解所有的操作,捂脸。



发丝在风中凌乱,风太大

拍个照片都没有个人形,没有继续往前走了。



庙子湖太大,环岛适合坐电瓶车。



先回了酒店,然后抄了小道下去。

这里的小路比较复杂,

走走还是有另有一番味道。

可惜拍不出那种感觉。



去吃饭的路上,有很多的海鲜大排档。

随便问了下价格,

比昨晚在沈家门的海鲜要贵很多。


原打算去那家号称二十年的网红店吃海鲜面。

最后继续往上走,随便找了家。

点了两份海鲜面,一份海鲜炒面,20元一份。

还是炒面比较好吃,比较入味。

吃完饭还早,继续逛。



沿着路一直往上走,

越往前越荒凉,

很多房子都已经荒废没有人居住了。


偶遇了一家有意思的海洋生物的装饰品店,

贝壳、海星、珊瑚诸如此类,

还有其他许许多多不知道名字的东西。


再往上走到岔路,莫名感到一股清冷。



她们真是对环境一点都不敏感。


我说这里风水不好,

阴气太重,

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回来一看,

拍出来的照片都是糊糊的,

不是阴气重是什么。




(三)阳光灿烂下的东福山




起了大早,叫她们起床,

叫不起来,一个人收拾好了就往码头走。


要买去东福山的船票,

走到售票处,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

有几个背包的游客也想买票,

相互询问下,依旧一点头绪都没有。


想起之前在网上看的攻略,

就出来往码头走了去。

一群人在围着一个身着制服的人。

挤进去,拉着一个人就问这是这干什么。

原来是在卖往东福山和沈家门的船票。


今天去东福山的只有两班,

7:30一班,还有一班在十点半到十一点之间。

看了下手机,现在已经是7:28了,

除非我一个人先走,不然只能等下一班船了。



路上看到一只小狗趴在那里,

只蹲了下来,它自己就慢慢往我这里靠。

温顺而淳朴的狗。


 

一直走到了底,路过了一座教堂,

正好是周日,

教堂里,村民在唱赞美诗。

静静地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

心境只觉安宁。


继续往前走,

大大的酒吧KTV的牌子伫立在那里,

空无一人,

这里的繁华只属于夜晚。


有一扇没有关上的门,顺着阶梯下去是礁石。

远处有一艘孤零零的渔船停在那里。

太阳驱散海上的迷雾从对面出来了,

阳光洒在海面上,

逆着光,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



这座岛上也有废弃的防空洞,

突然想到,有些东西被废弃了反而是件好事。

希望它就这样废弃在这里吧,

最好永远也用不到。



往回走,路上有一条不知名生物的尸体,

大概是蛇吧,

镜头不敢离得太近,害怕它依旧活着。



昨天心心念念,

刻着“东极”两个大字的石头,

终于看到了,

也没啥好看的,

但不看到这两个字吧,这趟旅程总缺点什么。




时间差不多就往酒店走了,

顺手拍了几张照片。


从不一样的角度看到的世界,

镜头给了我另一种维度。



路边石阶旁阳光照耀下的杂草,

青苔台石上努力爬行的小虫,

其实它背后的远方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还没给自己拍照,找个了镜子,自拍一下。



等我回到酒店她们也差不多醒了。

马姐去码头拿回程的船票,

蔡蔡让我给她拍照,

对摆拍实在无力,还是喜欢抓拍最自然的模样。



第二班去东福山的船是10:30,

我先拿着蔡蔡的身份证去买票,

她们一起去吃了早饭。

路上,一艘军舰正在靠岸补给。



其实买东福山的票不用身份证,

身份证拿给工作人员,收了钱,

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给了我船票。

船冒着黑色的浓烟,启程去东福山咯。



走了一半,船又停住了,

原来是把码头的位置腾出来,

还要接下一批客人。



马姐一个人被我们扔下来,对不起马姐。

蔡蔡望着马姐的方向,表示有点感伤。


嗯,

我编出来的,

不要信。



传说中的两艘船接驳是这样子的,

乘务小哥哥们辛苦了。



船开了出去,这个之前在游记里看到的灯塔,

昨天逛的时候漏掉了,没看到。



这艘船还要到青浜岛,然后才去东福山。



修到一半,被废弃的码头,

锈蚀的钢架,浓重的破败之意。



传说中的海上布达拉宫,

好吧,其实就是一个名字而已,别当真。


船开出岛上越远,

慢慢就能看到一条清晰的分界线,


海水在这里,

一面浑浊一面澄清。



终于到了东福山岛,一下船就拍照。


天气完全放晴了,

厚厚的云被渐渐吹散,

慢慢露出了蓝色的天空。



我们晚上睡觉的地方还没找,

一下船就有热心的阿姨问我们房间定了没有。

跟着去看了下,还算干净整洁,过得去。

东西放下,

就把蔡蔡骗了出来,

她不知道东福山原来可以环岛。


刷了下手机,

马姐发了个朋友圈,

她坐船回去的时候看到南海观音了。


说了好多次要去普陀山,一直没去成,

与佛无缘吧。


沿着大路走上山,

看到石头铺的小道就走了下来,

终点是一座很豪华的坟墓,

岛上的居民墓地都建得很别致。


再往前,就只有荆棘的小道。

战胜不了自己的好奇心,

想看看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


和蔡蔡说,还好这次出来带的的是她,

如果是普通的女生就惨了。



几只山羊在不远处的礁石上晒太阳。



一路上都是在下山,

好在可以通到山下的游道上,

正下来的时候碰见一位大叔。


可能以为我们想从小道爬上山,

“这条路走不通的,”

挥一挥手,“跟着我走,我带你们上山。”

等我们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很远。


不是说带我们走嘛,也不等一等。。

顺着路走到底,

是一个码头,有几个人在那里钓鱼。



沿途都是风景,海要是再蓝点就好了。


那位热心的阿姨告诉我们,

没风浪的时候,

那条分界线会慢慢地朝岛这边移,

要再过几天,海水就会变清了。



在码头休息了会儿,就往回走。



半路上就找到了刚刚被我们错过的分岔路,

差点就以为走到死路上

还好有岔路,不然没时间环岛了。



一排排的太阳能板,

听蔡蔡说还有风车,可惜一路上没有看到,

估计是上山走了小道的缘故,完美错过了。



在庙子湖一个亭子都没上到,

终于到达了东极岛的第一个亭子。



路好长,

就走出了好久,

亭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



岛上有军营,

大大的牌子提醒游客止步,

在大道的分界线上看到这么一幅壁画。



白云宫前的一幅对联,

表示这几个字都不怎么认识,

大学白读了。


你认识几个?



好多游记都有这个字的照片。





蔡蔡在看大海~



蔡蔡在看天空~





没有人在,

香火、蜡烛、丝带随意摆放在桌上,

盒子里还有些零钱,

这里是纯自助式的。


图里有亮点,放大自己找。



一路上还有一男两女一起跟着走,

好长的路,走走停停总能碰到,

休息的时候也随意搭着话


“岛上的人肯定觉得没什么好看的,

   像我们,还要从大老远跑过来。


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

没有问。



路上的野果,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吃起来味道也的确不错,

没错,我摘了几个试了下味道。



好吧,

我承认,

其实不止试了几颗,我摘了一把,边走边吃。


啥味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反正是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

又累又饿又渴。

给我吃啥,我都会说好吃的。



回来查到了这个果子叫啥名字,

嘿嘿,还好,是可以吃的。

知道这叫啥不?

友情提示,三个字,

“**果”,

10-11月开花,3-4月份结果。



越往前走,

天越蓝,

阳光越好,

可能真的是海风把乌云给刮跑了。



这是在岛上看到最蓝的晴空,

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这样湛蓝的天空,


这趟旅程前,

也未曾幻想过,

还能看到这样的蓝天。



终于到了中点,象鼻峰。



我爬了上去,

就是没敢爬到顶上,

风景别样好,可以看到超级棒的无敌大海景。



在最光亮的地方,海天的界限被模糊了。



从象鼻峰开始,回去的路就都是下坡了。



走到了山阴处,顿时阴凉的许多。



蔡蔡在找啥,有小仙女么。


传说中的防空洞,

一排同样规格的防空洞有好多个。

还有轨道一样的东西,

炮台?我也不晓得。



很陡的阶梯,下来的时候要慢慢地,

我一路小跑着下来,

脚不小心拌了下,吓了一大跳。



大树湾的石屋群,

以前居民居住的地方,

屋子都是石头垒起来的。



这里已经被废弃了,

藤蔓蔓生,

背朝着大海,

也能春暖花开的。



路上了看到的牧羊人,和他的山羊。



错了,应该是赶山羊的村民,和他的山羊。



一共就只有一只大山羊,

还有几只蠢萌蠢萌的小羊羔,

算不得是牧羊人,

充其量只能被称作赶山羊的人。



这只小羊中午才刚刚出生,

走不动,

被牧羊人给落在了半路。


蜷缩着身子趴在路上,

怪可怜,

又怪可爱的样子,

一群小姑娘看到立马围了上去。



这里就是日出第一道曙光观测点,


明天看日出的地方,

也是今天看日落的地方。


太阳已经西斜,马上就要日落了。



蔡蔡说,落日比夕阳听起来要好听。



这里的落日的确很美。



夕阳落下了。


晚饭是民宿的阿姨亲自烧的,一条带鱼,还有两个素菜。

带鱼30,素菜20一份。

带鱼是老板娘弟弟昨晚捕回来的,带鱼的味道不错。




(四)归途



定了四点半的闹钟,

起来出去看了下,海面上浓密的水雾弥漫,

知道今天看不成日出了,跑回去接着睡,

倒是蔡蔡起来了,一个人跑去看了日出。


起来让阿姨做了海鲜面,

满满两大碗,有一只小小的海螃蟹,鲜美可口。

原来说是八点出发的船,延误到了九点多。

按照八点出发定的闹钟,

平白无故又多出了一个多小时。



在村里四处逛,

一路往高处走,

石阶上处处都是绿意,

各色的花儿开满了路边,

走到鲜花灿烂处,

还有嗡嗡声在四处舞动,是三两只蜜蜂在采蜜。



一不小心看到,顺手就拍了一张。



兜兜转转,

再拍了几张照片留念,假装我们来过这里。



蔡蔡在发呆。



走到候船厅,

小小的黑板写着开船时间9:20左右。

“左右。。。”,

这里的开船时间很随意。


接我们回去的船来了。



东福山岛,再见~



这次只开了半个多小时,又回来了庙子湖,

海面风平浪静,找了个好角度拍照。



回沈家门的船11:15,

又多出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心心念念的灯塔没看到,想过去看看,

从码头出来,有一块标牌写着原石滩从此前往。

 一路上走着,只碰到几个人,


海风吹久了有些凉。



蔡蔡嫌背包重,找个地方把包藏好了。



礁石上的水坑里,蔡蔡找到了几只蝌蚪。

停停走走半个多小时就往回走了,

灯塔还在很远的地方,

也没有路往那边去,

再往前走时间就不够了。



往回走的时候,

一对情侣相互搀扶着磕磕绊绊往这边过来。

貌似路上的游客大多成双成对,

两个人活生生被喂了好多的狗粮。



我还是安安静静地拍照吧~


 一声长鸣,

一艘船从远方开来,

马上靠岸了,

这是接我们离开东极岛的船,叫“东极号”。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