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杰:小时候吃过的咸带鱼不是养殖的

时事与法律2018-07-11 14:54:11

小时候认为我视野所及的苍穹笼罩下的大地就是世界的边缘,那时候头脑中还没有苍穹、宇宙的概念,“地球”与“世界”不分。小时候认为毛主席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官儿,那时候还不知道地球上有其他国家。小时候认为带鱼之所以是咸的,是因为海水是咸的,那时候还没有吃过其他海鲜。

小时候住在偏远的山村,那时侯方圆百里没有水库,当然也就没有淡水鱼可吃。每年过年吃的鱼只有咸带鱼,很窄的那种,如腰带那么宽,但没有腰带那么长。我们家里带鱼的吃法也仅限于用油煎着吃。

第一次吃宽带鱼是在军博的食堂里,是红烧的,后来自己也买过比较宽厚的带鱼,软绵绵的吃起来并不符合我的口味。友人说带鱼有养殖的和野生的之分,并告诉我区分的方法,养殖的是黄眼珠,野生的是黑眼珠。考虑到养殖的畜禽特征:速生、肥大,结合小时候吃惯了煎咸腰带鱼的经验,以至于多少年粗暴地认为那种软绵绵的大带鱼是养殖的。

直到2014年10月15日这一天,著名网络“爱国者”周小平横空出世,才使我有机会摆脱鱼盲的命运。“爱国者”的出世,百姓多有微词,我也就搜索了一下,据21CN新闻那篇《媒体披露参加文艺工作座谈会网络作家身份》报道:例如在博文《谣害天下,无人忏悔》中,周小平对另一位网络知名人士@薛蛮子提出公开批评,说“薛蛮子为净水器推销,诋毁中国水质有毒,造成舟山带鱼养鱼场滞销,当地无数养殖农户面临破产”。而广大网友在查证后发现,根本不存在“带鱼养殖”这种事情,周小平也因此获得了“周带鱼”的绰号。

带鱼究竟有没有养殖的?能不能养殖?

2014年10月随北京律协规章委员会的同事去南方考察,行至南京,南京律师协会的同仁招待我们,有一道菜是清蒸带鱼,席间得知有一位律师是学水产专业的,我特意向他请教有没有养殖带鱼的?带鱼是否能养殖?他告诉我带鱼是深海鱼,其养殖条件较高,技术上达不到养殖条件,即便能够达到养殖条件,所需成本也要比自然生产的成本高多少倍,所以带鱼不可能养殖,也没有养殖带鱼的。

网络“爱国者”如我一样无知。带鱼能不能养殖是知识问题,有没有养殖带鱼的则是事实问题。不知道带鱼不能养殖是无知,不存在带鱼养殖却说“舟山带鱼养殖场滞销”是造谣!无知尚可学习,无中生有则是品行问题。

前几天在马路边见小贩在那里卖带鱼,那种很大的,于是大胆地买了一条,4斤多的真的没有,14元一斤,一条花了22元,你算算多重?这个可以有。竟然有鱼籽,这还是头一次见过,炖着吃的很好吃,这条较新鲜,尽管是炖的,但没有此前软绵绵的感觉,经考证,带鱼软绵绵的口感是不太新鲜的带鱼,与养殖绝无关系。

我小时候吃过的咸带鱼不是养殖的,我确信现在吃过的大带鱼也不是养殖的。


后记:在本文写完时,据说在2015年1月9日网络“爱国者”也去了南方讲学,当地渔民打出 “欢迎周小平同志莅临昆明传授带鱼养殖技术”的横幅。我祝愿“爱国者”在带鱼养殖领域做出卓越贡献,如他在文化领域对国家的贡献一样拙越。


2015年1月12日

订阅《时事与法律》方法:

1、在今日头条、搜狐新闻客户端、网易云阅读搜索“时事与法律”可订阅;

2、微信搜索公众号“时事与法律”或ssyfl-jj关注;

3、易信搜索“时事与法律”或ssyfl_jj关注;

北京姜杰律师事务所公众服务号:

微信公众服务号:jiangjielawyer

易信公众服务号:jiangjielawoffice


扫描上图二维码关注《时事与法律》微信号

扫描上图二维码关注《时事与法律》易信号

用支付宝扫描上图二维码任意金额打赏


需要法律咨询的请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