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炸带鱼上不了国宴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3 06:34:04


感觉长鱼侯这次似乎是想化用《建党伟业》里蔡锷的台词“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结果搞得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

首先“已许国,再难许卿”是跟风尘女子小凤仙说的,这个寓意好吗?

 

其次,“身许家国,心许你”是什么意思?是想说肉体对爱人不忠贞,还是想说内心对国家不忠诚?这是在割裂的看待物质和精神,显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关于辩证唯物主义的论述。咬文嚼字一点,“身许家国”……你老婆不是你家的啊?“身许国家”还差不多!连弄个忠孝两难全的悲壮感都智商不够。

更重要的是这种话不是谁都可以说的,像蔡锷那样为维护民主共和捐生
纾难的可以说;和平年代里像田浩那样把青春扔进边境线的枪林弹雨里的,像罗阳那样干了一辈子实事最后殉职在航母上的,说这种话才算理直气壮,你说一做五毛钱生意的带鱼养殖户也敢说这种话,臊不臊,作不作啊!

第三,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拿自己私生活说事我也不知道应该说
不敬业还是太敬业了!

最后,头条和下面紧挨着的朴槿惠那条摆一起看,非常吉利啊。

 

 长鱼侯确实是懂得揣摩上意的,现在要求复兴传统文化,牠果然紧跟贯彻,不仅拍了“古风”结婚照,还举行“汉服”婚礼,没准几个月后牠就要在公众号里直播弟子规胎教哩。

牠跟王芳的的这场夫妻估摸着也是政治夫妻,互相靠着对方向上爬而已,就像《让子弹飞》里的葛优和刘嘉玲,一个靠着钱和骗从一个“写几个烂戏本的老色鬼”当了县长,一个只是想要县长夫人的头衔罢了。

 

长鱼侯这甜菊的层次,某系统确实水平堪忧。哎呀,我真是闲的,吐牠这槽干嘛啊。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