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 “三月”|校园作家作品展--《致那最寻常的小温暖》

山东大学附属中学2018-06-19 09:18:15

在我

生活不必繁华富丽,却一定要在这广袤的大地上诗意栖息。我崇尚简单,在闲暇的午后捧书细读,或在心有所想、身有所感之时,落笔为文,将那瞬间留成永恒。我向往典雅,在古今中外的优秀作品中咀嚼文字的高贵,感受潜藏在字里行间的优雅与气质。对于我来说,最好的日子无须更多的装点——一本书、一张纸、一支笔。足矣。




致那最寻常的小温暖

山大附中  2017级  李昕悦

 

“刷刷”“哐呛”“哗哗”“锵锵”“滋滋”“噼里啪啦”……

 

我开了一个小门缝,把头钻了进来。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也就放了心,只管推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到客厅。

 

今天是哥哥出国前的最后一天。大姑、小姑还有我们三家全部人员集体出动,晚饭时分直奔黄台电厂来给哥哥送行。毕竟今日若见不着,再想见恐怕就得三个月之后了。

 

“瑶瑶回来啦!”

 

“昂,果果呢?”

 

“在屋里写作业嘞。”

 

我搓手搓脚地钻进屋里,瞟了一眼正在写作业的弟弟,小心翼翼地把被子抱出来,放在妈妈的房间里。还好,没有打扰到这个正在用功的少年。这才想着把沉重的书包扔在沙发上,去寻找“刷刷”“哐呛”……的源头。



轻车熟路地走进厨房,阵阵香气扑面而来。我使劲嗅了一鼻子香气,才睁开眼睛去看,在烟雾缭绕中有四个正在穿梭忙碌的身影。较高一些的那个是母亲,她正在煲汤;左边那个头发棕棕、又稍稍打卷的是小姑,她正在洗盘子;右边那个短头发,身高略矮的则是大姑,她在蒸馒头;灶台前还有一个满头银发的身影正执勺炒菜,那便是我的奶奶。

 

“瑶瑶回来啦!”

 

“昂,哈哈”

 

“哎呦,我的心肝宝贝啊!你可回来啦!想死奶奶了!过来让我抱抱……”

 

“啊哈哎哟…哈啊”

 

我半抱半推地挣脱出了奶奶的拥抱,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溜回了卧室。这都多大了呀,一见面还总是要搂一搂抱一抱的。但我心里明白,这是她对我的疼爱,把我从小一手带到大的疼爱。


掏出作业来,忙于题中。竟忘了时间。本是来给哥哥送行的,但作为两个爱学习的好学生,我和弟弟还是把作业放在了前头。

 

“吃饭啦!”

 

直到这一嗓子喊声才把我从作业中拔了出来,寻着声音朝餐厅走去。

 

哥哥已经到了,他那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上多出了一丝稳重的影子。他即将离开家乡,去巴基斯坦拼搏未来。

 

开饭了,有清爽可口的小油菜、油汁四溅的红烧肉、滑溜溜的松花蛋、白嫩嫩的大馒头、金黄油腻的炸带鱼、酸辣刺激的酸菜鱼、甜甜的鱼香肉丝……看着这快要摆出来了的一桌子饭菜,我竟不知从哪里吃起。一家子人也敞开了话匣子,你一句我一句。伴着碗筷和咀嚼声,饯行正式开始。

 

谈及最多的,当然是哥哥。但多是他们说,我与哥哥的话向来少,13年来一直如此。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的兄妹情谊,因为我们足够了解彼此,所以也就习惯这种安静的默契。



奶奶还是那样,忙着给所有人夹菜,自己的碗里却空空如也。我忙叫她歇着,多吃点饭,她也只是嘴上答应着,手里依然忙活。我知道,在她心里永远没有自己,只有我们。



过了许久,饭还未吃完,一家子人有太多的话要说了。我破例先离了席,又一头栽进卧室里赶作业。直到晚上九点,我才把自己放出来。结果哥哥一家已经走了。想来也是可笑得很,我本是来这里为哥哥饯行的,最后却都没有道声再见。没一会儿,我也就又返回到自己的小窝里去了。小姑姑一家要和我们一起留在黄台电厂过夜,所以就都不着急,只管闲聊着。直到晚上十点,还有聊天声陆陆续续从客厅里传来。

 

我躺在熟悉的床上,蜷了蜷身子,闭上眼睛。朦朦胧胧地想着:

 

哥哥明天就要远赴巴基斯坦,为了自己的理想打拼……大人们都要去上班……我和果果要去完成学业……爷爷奶奶又开始新一轮对我们的盼望……

 

没有伤感。反倒是想着想着,深觉自己被一股暖流所浸润。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记,都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琐细,是每个人最寻常的日子。但正是在这些最寻常的时光里,我温暖地长大着。

“三月”文学社审稿人:王玲玲

编辑:苏超  责编:邹子韬

Copyright © 福州水产冷藏销售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