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我们可以是查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23 13:53:00

前言:今天的读书专栏与漫画有关,多肉君是与时俱进的孩纸,和大家一样都喜欢“海贼”“火影”“斩·赤红之瞳”等漫画。去年年底火影的完结,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不管火影有多少硬伤让人诟病,在我看来,这部作品的成就是不可估量的。追着火影漫画看了好几年,其中有一幕让我颇为心动,长门临死前仍深陷修罗场,问鸣人:这个世界枯朽到这等田地,人与人之间猜忌憎恨杀戮,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鸣人坚定地说:我相信人与人之间彼此信任的一天终究会到来。


一如最近发生的大事——法国《查理周刊》遭到伊斯兰武装分子血洗,很多人其实不care这种事情,反问道,care又能怎么样。对于我,我也从来没有心怀经典的家国天下的高尚情操,只是认为,当下,时间其实已经到了,且茫茫人海可以淹没一切,现代人是社会人,而且应该是世界人,这样一想,顺利成章地对一些事情一定要关心,这些事情和世上所有人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用火影里面的一个词来说,就是羁绊。人存在这个社会上,有人知足常乐,安守自己一方乐土;有人志存高远,努力想做点什么,不论哪种类型,都是你作为社会人的一种生活形态。从这再往上看,作为世界人,你是否考虑过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我很悲观,天下和而大同的局面是不会到来的,或者说我看不到。我很乐观,我相信努力做点什么,人与人之间彼此信任的一天终究会到来,就像我相信爱情,相信自然科学,相信言论的力量一样。由此,我会一直怀着这样的信念,作为一个社会人,一个世界人一直走下去。


正文:本文原标题《我们必须是查理》,转载自fleur(芙洛荷花园)

作为前记者,Fleur这几天为查理周刊的事情和很多同行非同行交换了看法,昨天晚上还参加了法国领馆和在外法国人协会举办的静穆会,大家默哀了几分钟,来了两三百法国人,没几个亚洲面孔,大家都很肃穆,静静地来静静地走,不过进门还要查身份证和护照,可能再怕出什么乱子把!


所有争论下来,我的态度仍然是:可以不同意对方说的每一句话,但是必须誓死捍卫他说话的权利,更不能用屠杀来消灭他们。


ps,姐的爪子和扎的腊梅小菊花还被路透社摄影记者拍了(Fleur你够了,太嘚瑟了)。


(图片版权属于路透社)

另附一篇文章,版权属于我的朋友连清川。


今天我的朋友李春晓在她的公号“晓有所得”上发了一篇文章,名为《我不是查理:另一种声音》。她当然反对对《查理周刊》的屠杀,但是,她认为,查理周刊一向以来以恶趣味著称,挑拨种族、宗教等等之间的相互仇恨作为题材,也实在算不上什么言论自由的代表。

正好今天也在“中穆网”的微信公号上看见一个视频。这个视频说,屠杀查理是违反《可兰经》教义的,而且全世界的极端伊斯兰组织人员加起来,也不过1万人,比起全世界15亿穆斯林来说,是非常少的数量;但是,查理亵渎先知的行为,也称不上是言论自由。这段视频做得真好,值得一看。


我这两天在看一本奇书,相见恨晚。《逝者如渡渡》,作者好像是一个南京的媒体人,叫申赋渔,有机会我一定要认识一下。这本书的内容是介绍在历史上已经灭绝了的动物,自工业时代之后(以后有机会再写这本书)。其中有一节,对比了两种灭绝了的新西兰鸟类:椋(liang)鸟和垂耳鸦。他们灭绝的原因都是因为被人类猎杀了。椋鸟是因为长得太美了,羽毛是贵重的装饰品;垂耳鸦是因为太丑陋了,而且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被认为是不祥之兆,一见到就要猎杀。


新西兰椋鸟

垂耳鸦


我猜想《查理周刊》就是人类中的垂耳鸦。他们的叫声实在太难听了,他们的存在就是对人类的冒犯。他们真的非常丑陋。



我自己就是个长得很丑陋的人。你当然可以讨厌我的丑陋,甚至拒绝跟我说话,看见我甚至心里想恨不得在我脸上踹一脚。当然,如果你想想也就算了,但是如果你的脚上来的话,老子一定跟你拼命到死。


意思是:丑陋乃是人的天性,就像美丽也是人的天性。你可以因为美丽而抬举她(就像我们对所有的美女一样),但是你不能因为他丑陋而灭绝他。


言论自由也是这个意思。言论自由的意思就是我们可以说任何我们想说的话,美丽的话也好,丑陋的话也好。有的人天生嘴贱,就爱说得罪人、亵渎人的话,但如果世界上只允许说美丽的话,那么还有什么言论自由?周带鱼说的话,在某些人眼里是很美丽的,但是你看着就很丑陋。你可以给他送臭带鱼,但你不能杀了他,也不能让他不说话。这就是言论自由。


那么,言论自由到底能不能说亵渎圣人、亵渎神灵、亵渎上帝的话?为什么不可以?这就是垂耳鸦被灭绝的原因啊。因为它被人认为是不详的:人们把一些东西神圣化了,于是亵渎神圣的东西就该杀了。能不能说挑拨族群不和的话?为什么不能说?族群如果和谐军民团结如一人的话,那么为什么会被挑拨?


丑陋是人的天性,就好像亵渎神灵和族群不和也是人的天性一样。你不能因为这个天性不好,就灭绝它一样。就好像有的人认为性交是一件肮脏的事情一样,好吧,你也不会把鸡鸡割了吧?


美国言论自由法律之父赫尔姆斯曾经说过一段话,大意是说,人们不能压抑任何的言论,只能把言论放在自由的市场之中,通过竞争,从而使好的言论凸显出来,而坏的言论自然会消沉下去。

我以为他老人家太乐观了。人性有很大一部分是丑陋的,而且是审丑的,就好像人们爱看范爷的大胸一样。所以丑陋会永远存在下去。并且丑陋很多时候会战胜美丽。保卫言论自由,很大的程度上,并不是去保卫美丽的言论,而是保卫丑陋的言论。


我说了这么多关于丑陋的话,其实我并不认为《查理周刊》是丑陋的。从言论自由的角度上看,它太美了。它挑战的是人们认为的禁忌,人们认为的神圣,人们认为的和谐。它讽刺了政治,讽刺了宗教,讽刺了娱乐。它讽刺了一切人们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它用丑陋揭开了这个世界丑陋的真相。就像《纽约时报》专栏里所说的那样,它代表了1968那一代的心灵自由:人们应当去嘲笑、攻击和唾弃世上这些虚伪和乡愿。

它就像当年的弗林特的《好色客》一样,剥落了这个世界虚伪的假面,呈现给你一个赤裸裸的血淋淋的脏乎乎的世界。只有这样,你才能认清你的原罪,皈依宗教,寻找美好。


攻击查理,就是对人性,对自由,对美好的攻击。我们都必须是查理,如果你真的热爱言论自由,如果你热爱人性,热爱世界。


椋鸟和垂耳鸦都是大自然的爱物。而它不幸被灭绝了。《查理周刊》本应是人类的爱物,但是他被屠杀了。《查理周刊》就是椋鸟,就是垂耳鸦,如果你不想人类灭绝,不想世界灭绝,或者说,你真的要保卫言论自由,你就应该捍卫它。


温馨提醒

1、新关注的朋友可以回复相关的肉肉以查看信息,但每次只能一个一个回复,并且要去掉【】。

2、上条不会操作的朋友,请直接查看历史消息吧。

3、大家遇到养护或者品种鉴定问题,欢迎微信回复我,我会集中开帖解决。

4、合作请发微信沟通,或发邮件到attackondr@163.com,感谢支持。

5、点击微信右上角“...”,发送内容到朋友圈,美好肉体,和小伙伴分享吧!

ps:大家想要多肉君普及什么内容,可以发送微信给我,我当尽力而为,图鉴大全的编辑和制作是个很大的工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关注我,您的支持是多肉君前进的动力。有错也欢迎大家来勘误。欢迎关注新浪微博@进击的多肉

另外,回复[Z]试试,识得自然万物联盟在等着你。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