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24 12:24:11

你好,四月


今天是我来到广州的第十六天。天气不算炎热,微微地有些风。


昨晚熬夜看了一部《破局》,没有想象中精彩,但也无可厚非。我把桌前的小灯开着,非常安静。从纱窗往外看,零星地亮着几盏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心安。


当世界安静下来时,你就感受不到人群的汹涌了,那么一个人的孤独其实也很难产生。世界上最怕的是对比,就像念书时,大家因为名次、因为奖项,总是在暗地里较劲,有些人天生喜欢被捧上云端的感觉,有些人只是在求一个所谓的公平。旁观者眼里,你们都是一样的人。


来了近两个星期,正在慢慢适应你们都不在的生活。真得感谢互联网,还能让我隔着屏幕看到你们。


最近挺怕别人跟我提到“勇气”这两个字,我是个胆小鬼,以前是,现在也是。这个事实并没有因为我孤身一人来到广州而有所改变。对于不想做的事依旧难以开口拒绝,该你所得的却又没有力量接受。内心永远在徘徊、纠结,好似你不配得到赏爱似的。有时候,觉得家人的担心不无道理,我是一个太“单纯”的人,身上披着一层棉花似的铠甲,眼神迷离,目光呆滞,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有时,很希望笑一笑,但我发现笑不出来。


我不需要鸡汤似的安慰,有时却在寻找生活剥落之后的阳光,安静而又倔强地活着,大概就是目前对生命最好的诠释了。

我一直觉得个人的微信是为了自己表达的需要,给生活加点料,记录你曾经来过,仅此而已。


下面,我分享一下之前写的一个小说的片段。很久没有动笔了,以后会不定期更新。


那一瞬间,黎晓西真的觉得自己要挂了。


胸腔里攒着一团气,让她无法呼吸,双腿发软,她慢慢踱步到帘子外面,想感受一下室外只有三度的空气,感觉好些了,她心想。于是她又进去了,但是头仍旧十分晕,脚有点迈不动。双眼无法聚焦,她只能凭借着最后一股力气把东西胡乱塞到篮子里,然后像垂死般低着头静静地走了出去。


这十米的路程她竟走了有一分钟。她知道身旁的人正在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她,可她当时只想着不能在这挂掉。她在长条凳上铺了一件需要换洗的衣服,然后安静地坐着,头发上的水滴滴答答落到了腿上,很凉,她从篮子里拿出一条毛巾,缓缓地揉擦,然后慢慢地穿好了衣服,走到镜子前拿起吹风机,对着头发吹了三十秒,然后又坐下继续吹了。是的,只有一个感觉,没有力气,没有情绪,那一刻,自己仿佛是个头脑空白的人。


待拾掇好,她便出了门。澡堂的老板娘盯着她的脸望了一小会儿,晓西想,大概自己的脸色很吓人吧,但是不想解释了。掏出手机,她打了个电话给妈妈,表示自己现在不太舒服,让她来接自己。


冬日的风吹着果然凉飕飕的,自己的脸干得像树皮,倒是没那么皱。她觉得自己脑袋有点歪,走路一顿一顿的,整个身体的重心似乎全偏到了一边。已经到十字交叉路口了,又是红灯。

“喂,你没事吧”,黎晓西闻声抬起头,那人穿着短式皮夹克,浓黑的眉、大眼睛,皮肤挺白,不知道自己此刻怎么还有心情去观察别人,许是看自己好久没说话,又盯着他瞅了会,男生不由得有些尴尬,撇过脸去。


“这真是个害羞的男生”,她想到。


黎晓西向来不喜欢捉弄别人,于是她不紧不慢地说:“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已经让我妈来接我了,谢谢你的关心。”


说曹操曹操到。黎晓西向身后的男生摆摆手,他也礼貌地抬了下爪子。


“你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不舒服了?”黎母急切地问道。


“大概就是这两天工作太累了,今天在家休息时没吃早饭,躺了一下午。”黎晓西有气无力地答道,顺便双脚扒拉着上了坐骑,扶着母亲的肩膀,示意她赶紧回家。


西兰花炒木耳、红烧带鱼、番茄蛋汤,都是她和弟弟爱吃的菜。不过已退去了热气,黎母又将这三样菜端进厨房去热一下。


黎晓西轻轻推开黎睿的房门,他正挂着耳机,桌前摆着一本英语书,想必是在听课文。记得前些日子,妈妈去开家长会,回来眉头皱着,身后跟着的小伙表情如出一辙,她就知道黎睿的英语成绩依旧惨不忍睹。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