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海货俗称大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10 12:44:59

     

    青岛这地方有些方面还别说,还真的挺个性的,比方说市面上的海货,不管自家海里产的还是其它海里拖回来的,形形色色的海货都有一个俗名,有的海货不但给起了个小名,而且还给取了个响当当的外号。

一提小海鲜,百分之百的青岛人脑海里就集体无意识的首先想到蛤蜊,且别门心思地给蛤蜊起了个昵称,字典上没有的读音:[ga la ].

念起来顺口,叫起来自然,听起来亲切。以前外地人来这里乍一听不知所云,一头雾水。如今外地人不管来不来这里,大凡想起青岛念起故人,一般也就捎带着记起了小小的蛤蜊,一句[ga la]脱口而出,一句发狠地青岛话蛮地道。 
我深有体会,许许多多的青岛朋友也有类似的体会。 
其不然,烟台人比青岛人更绝,一个嗓子眼里的字:[ga].

毛蚶,青岛人一张口喊出个毛[ga la],烟台人又省略了一个音节,毛[ga].个别地方叫瓦垄子,大多地方就直虎其名:毛蚶。 


开水连烫三遍,拿一枚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的硬币用巧劲朝着后腚壳一拧,毛茸茸的紫白相间的极有纹理贝壳立马张开,充满血丝的半生不熟的肉身就在眼前,不要客气,张开你的血盆大口来吧。

贻贝,青岛本地通叫海红,挺形象的。而浙江人则更富有想像力,“东海夫人”,广东和香港一带也跟着呼唤。出身平民的“东海夫人”非常平易近人,真是食色味蕾也。


     牡蛎,青岛海蛎子也,就让生蚝这个文绉绉的学名靠边站吧。渤海的/东海的/南海的及黄海与渤海交界的海蛎子,我通通锹开吃过,大多时候是生吃活剥过。如今该脾气了,不敢了。如今市面上常见的有两个品种,均为人工养殖的。 
当年野生的,特别是退潮时自己踏到海苔蔓延的湿漉漉的礁石,那粗糙狞砺的礁石上长着大大小小的粗糙狞砺的海蛎子。 


双手扒不下来,就用海滩上的鹅卵石撬,再不行就狠狠地往下砸。 
质地坚硬的灰石般的壳一旦被打开,银白色的里壳上就附着那只水汪汪的灰白色些微偏绿头的肉身子及暗黑色的肉边,一口咬下连肉带汁,海腥味潮汐气且混杂着一股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身体的味道。 
鲜美的匪夷所思。当然,在当下处于安全的需要,即使清蒸海蛎子也是一件大快朵颐的美事了。


琵琶虾,一般地区都这样叫,而青岛偏偏叫虾虎,烟台叫爬虾,大连叫虾耙子,宁波叫虾皮弹虫,温州叫蚕虾,广东叫赖尿虾等,还有叫皮皮虾/虾婆婆/螳螂虾等五花八门的名字。而它的真名,百分之九十九的食客却并太不知道。虾姑,你知道吗?

立虾[蛎虾],青岛沿海产的独好,有的地区称呼鹰爪虾,别看本地人爱吃,可知道学名鹰爪糙对虾的人却很少很少。


小小的金光闪闪的海米,在这里仍有为数不少的老青岛叫虾米。崂山金钩海米,具体的说沙子口的金钩海米闻名四海.

张牙舞爪的章鱼,青岛人叫八带蛸,或干脆喊八带,有的地方有叫望海的。

带鱼,青岛方面叫刀鱼或鳞刀鱼,刀鱼可没有鳞,叫鳞刀鱼肯定大有故事可讲.而江南那一片却大多就叫学名带鱼。想必,他们的直呼学名是比较科学的,因为,南方诸多菜系里有逸品的“长江三珍”之一的刀鱼,学名刀鲚。 
但是,青岛人叫刀鱼也挺好的,地域色彩浓郁,很直观很乡土。

黄鱼,山东半岛一律叫大黄花鱼和小黄花鱼,吃了多少年就叫了多少年的黄花鱼是家宴和馆子里的上品。

南方人叫黄鱼和梅鱼的多多,江浙和上海一带的红烧黄鱼和雪菜黄鱼羹那可是鲜美的。然而青岛的黄鱼炖豆腐或黄鱼汤,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黄鱼[黄花鱼]。青岛人叫的黄鱼,通常是指六线鱼而言。 
个别良心大大的坏了的小鱼贩子,也常常把黄姑子[黄姑鱼]当做黄花鱼来叫卖,上当的几乎总是年轻人。

鲅鱼,青岛/烟台/大连及好多靠海或不靠海的北方地域大多叫鲅鱼。剩余的北方或一大片南方水土,叫什么的都有,例如条燕、板鲅、竹鲛、尖头马加、青箭等等。只有鲅鱼在出口赚外汇时和上了教科书上以后,方才或叫或写成蓝点马鲛。 

鲅鱼饺子鲅鱼丸子熏鲅鱼咸鲅鱼红烧鲅鱼及蒜薹鲅鱼等是胶东半岛的名吃。 
特别到了春天的汛季,买两条挺脱脱的当流鲅鱼送丈母娘家去,甚至再送两条到老丈人的丈母娘家去的话,那就呱呱叫了--青岛小哥青岛女婿青岛孩子的爹们。 
千万记住,这里的鲅鱼是大海里的好儿女,与江南的太湖鲅鱼一丁点儿也扯不上边。 
苏菜名吃“鲅肺汤”里的鲅鱼远比大海里的鲅鱼要小渺的多,当然,这两种鲅鱼的滋味和风格却各有千秋。 
从气质品味,太湖鲅鱼就像娇媚的江南小女子,而大海里的鲅鱼则更像豪爽的山东汉子。

青鱼,青岛人叫,外地人也直呼青鱼,但在长江以南的地区,当地人叫的青鱼主 
要是淡水鱼中的青鱼,日本人和欧洲人吃得尤为生猛,其实它的正规名字叫鲱鱼。 

无论干烧或者番茄汁油泼,必须要吃当季新鲜的,嘴馋了撮一桶番茄汁青鱼罐头,千万要好好地看产地和有效日期。

牙鲆,大的这里叫牙片、小一点的这里叫偏口。

鼓眼鱼,青岛人简化为鼓眼,学名木叶鲽。

沙板,青岛就叫这个俗名,黄盖鲽为学名。

舌头鱼,青岛人直呼它的长相,而它的大名舌鳎却鲜有人知。

黄尖子,本地人一贯呼之,也有叫黄尖鱼的,偶尔也听人叫毛口鱼,然而正规的名字黄鲫几乎没人喊过。

老板鱼,有的地方也叫铧子鱼,但它的学名孔鳐恐怕很多人都不太晓得了。青岛/大连和连云港等地方都叫老板鱼,烟台却叫劳子。大多不是老板的人都经常吃老板鱼,可见,老板鱼是很平民的一种鱼。

大头腥,青岛人这么叫,鲜族人叫明太鱼,正式名字称为鳕鱼。大头腥中国人外国人均吃,它的肝非常大非常出名,是制造鱼肝油的最佳原料。

鲐鱼,青岛这边叫鲐巴,烟台那边一般直呼其名。青岛人不太喜欢吃,一不留意容易过敏。日本人喜欢吃得有点疯,他们叫清花鱼。 

真是怪了,不知为何,烟台人极为看重鲐鱼。每年下来小白菜的春季,若不撮上它个一顿乃至几顿鲜鲐鱼,烟台人似乎觉得即便饕餮几多海鲜,肚子也是空空也,小日子里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似的。 
正是应验了老烟台的那句俗话--- 
不吃顿鲐鱼,这一年等于白过了。

鲳鱼,青岛人叫定了,烟台人喊镜鱼的多,江浙地盘上叫鲳鱼的有,但叫车片鱼的更普遍。民间里也有叫女人娼和娼妓鱼的。一些地方也有叫海鲳的,称呼学名银鲳的反而寥寥无几。 

清蒸鲳鱼是青岛人的偏爱,肉鲜味美可解馋瘾。

海鳗,青岛这里的种类很多很多,有的叫鳗鳞,有的叫即勾,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长相都出落的像蛇一般的模样,但仔细分辨还是微有差异的。别的地区有叫白鳝的,也有叫黄鳗的。 

辣鳗鳞和即勾鱼饺子鲜遍岛城的北西南东,新鲜的切成段汆汤也绝美无比。

蛹鱼,青岛人习惯念做百加,有的地区叫辫子。

逛鱼,青岛人给好吃得不能行的这种鱼琢磨出了一个名字,这肯定是个小名,但叫起来挺来劲,其实,它的学名叫虎鱼。清炖逛鱼汤,鲜美味美别美。

白鳞鱼,青岛港大多这么称呼,但坊间里的老人习惯叫鲞鱼。南方那边叫曹白鱼的人家不在少数,学名为鳓鱼。 

刺多肉鲜嫩,清蒸和腌制都好,一个字:香。小心,千万别被纵横交错的扎在鱼肉里的白刺刺进了食者的肉中。

黑头,青岛人就这么称呼,个别人也有叫黑寨的,但它的学名许氏平鮋似乎没听人家叫过。

黑鲷 ,青岛港和胶东沿海一样都叫黑加吉。

真鲷 ,青岛和烟台的福山菜系一样均为头等鱼类,叫法也一致---红加吉。

沽鲻,胶州湾的特产,因洄游于大沽河入海口而得名,为众多鲻鱼的一个品种。素有唯“出沽河者佳”之誉称,原本产量就少,眼下,几近濒临绝迹之境地。凡是有口福吃过的老青岛一说起无不咂嘴回味,顷刻,脸上的那两只黑眼珠子统统都变绿了。

鲈鱼,青岛一直叫寨花,鲈鱼的分类很麻烦,至今叫美食家和鱼类方家们头痛不已。像近海的两合水的以及纯淡水里的野生鲈鱼,再像现在各种人工养殖的鲈鱼等等。 

上海一带叫四鳃鲈、苏北一带叫花鼓鱼,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也叫媳妇鱼,新娘鱼,老婆鱼,媳妇头等。还有称呼两腮鲈,鲁鱼、花鲈、鲈板、花寨、鲈子、大板、中板等名字的。 
古人赞叹鲈鱼的篇章与水中的鲈鱼不相上下,遗憾,无论南方人或是祖籍北方人,无论朝中的还是在野的骚人墨客,吟诵抒发的全是江南流域的鲈鱼。 
老药家李时珍曾写诗赞美:“白雪诗歌千古调,清溪日醉五湖船。鲈鱼味美秋风起,好约同游访洞天。” 
秋风微起,游子寄寓的典故必定是--- 
莼鲈之思。

河豚,老青岛一般叫它艇巴鱼,亦称呼气鼓子鱼。还是气鼓子鱼传神生动,青岛人通常也把爱生气的人比做“气鼓子”。中国的文人雅士有叫西子乳的也有写成西施乳的。 
吃河豚那可真是如吸毒般的享受,冒着小命去饕餮一次,壮哉美哉。 
有人把吃河豚比喻成临死前最后的一次做爱游戏,有人说吃了河豚肉就不必再冒险去吃人肉了。 
清人周芝良的绝句和河豚的绝美并蒂得好教人绝死--- 
“值那一死西施乳,当日坡仙要殉身”

笔管鱼,亦写作比管鱼,在青岛海边的原住民也叫它小海兔。但有关书籍里迄今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称,海洋生物学家和水产专家也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比管鱼炖豆腐,青岛港上是个馆子就有这道海味。火锅涮比管也满口的很,凉拌比管鱼也好吃的不得了。

“青岛港到底有什么?”某些好事之徒常常发问。

那就用波螺油子老王天天挂在嘴上的这句话回答你们---

“青岛港有比管鱼炒韭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