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退出《等着我》:被骂变胖变丑,放弃形象,但她曾是一代芳华……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6 13:38:42

点击上边小喇叭收听音频

59岁生日那天,倪萍发微博宣布将退出寻亲催泪节目《等着我》,引来无数网友唏嘘。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惋惜的,毕竟这个节目当初她接手的时候只答应了做两年。一晃四年过去,她的使命已经完成,所以这个时候,不论她做什么选择都是由心出发,无怨无悔。



之前董卿缺席春晚让无数人感慨,也勾起了很多观众对曾经的央视一姐倪萍的回忆。


倪萍在90年代称得上是“国民女神”,前后主持了13届春晚,成了大众耳熟能详的春晚女主持。



那些年,只要站在舞台上,她便会露出一张亲切真诚的笑脸,让人如沐春风。


1999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赵本山和宋丹丹在小品中饰演一对日常拌嘴的夫妇“黑土”和“白云”,宋丹丹说:“赵忠祥咋地,赵忠祥是我的心中偶像。”


赵本山则不甘示弱道:“那倪萍就是我梦中情人,爱咋咋地! ”


可见,当时倪萍在大众心目中地位之高。



不过,所有高处的辉煌灿烂,都有一段从低处走来的不易心酸。


1959年,她出生于山东荣成,是一个山村女孩,她尚年幼的时候父母便离异,一直跟着母亲和姥姥生活。于是,本姓刘的她后来随了母姓。


倪萍与哥哥


1979年,凭借着良好外形,倪萍考取山东艺术学院,在校期间饰演了电影《山菊花》的桃子,她凭借这个角色,荣获当年珠江电影制片厂小百花奖最佳女主角。


这次小小的触电,意外地改写了她之后的生活轨迹。



次年,她在故事片《女兵》中饰演女主角周忆严,凭着优秀的表现,她收获了一大波关注,从此开始走上了演艺道路。


一路奋战为国家二级演员的她,在1988年的时候获得央视领导垂青,一脚迈进了央视的大门。



可是,央视人才济济,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来的姑娘,想要出头何其难,就连站稳脚跟都不容易。


何况,她身上存在着硬伤:一是形象不够突出,二是普通话不够标准。



换做常人估计幽怨几句,便认命了,不会拼死拼活撞个头破血流还前途未卜。


可是,她就是肯对自己下狠心,外表土就学学别人怎么穿搭,说不好普通话就没日没夜的练习。


天道酬勤,1990年,她从业余主持人变成《综艺大观》的专业主持人,自然又动人的主持风格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央视看到了她的实力和努力。



此后,连续十多届的春晚和各种大型文艺晚会上都有她的风采,她的事业蒸蒸日上,连续获得三届“金话筒奖”,一时风头无二。


同时,她也没忘自己的演员身份,频频出现在当时大热的话剧、电影、电视剧中,成长为一个集主持人、制片人和演员身份于一身的耀眼明星。



她达到了很多人一生难以企及的事业巅峰,是万人追捧的明星,却不想在一段大众所知的恋情里跌尽了跟头,吃尽了苦头。


那一段失恋,一度让她走不出来。整整六年的爱情无疾而终,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何况这六年里,她在计划将来,那个他却在预谋离开,理想与现实相差甚远,换了谁能心平气和的接受?



后来,她在《日子》一书中提及这段经历,也是字字诛心:“那是一段没有自尊、失去自我的日子。”


爱人成了别人的爱人,生活还是自己的生活。


尽管受了情伤,工作上她还是不曾懈怠,也终于遇到了一个与她惺惺相惜的男人——王文澜。


两个人相亲相爱,走入了婚姻殿堂,并且还孕育了一个儿子。



可惜,好景不长,幸福生活并没有延续多久。


才几个月大的儿子被诊断为先天性白内障,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病情加重,有可能失明,甚至危及生命。”


这样的诊断书让她心如死灰,绝望的心情无人能解。



为了能尽心照顾儿子,在1999年春节联欢晚会圆满落幕后,她从央视辞了职。


从此,她在大众视野消失十年,为儿子的病殚精竭虑,寝食难安。


她带着儿子远赴美国治病,苦学英语与医生交流,可是,就在她为儿子的康复全力以赴时,一起走过6年岁月的丈夫因为儿子的医药费是个无底洞,选择离婚。



她的爱情就好像是被人下了咒一般,过不了七年之痒。


这是她最艰难的时候,昔日爱人已去 ,儿子前途未卜,却已经负债无数,前路堪忧。


没办法,她只能咬牙坚持,复出接戏挣钱,在工作医院之间来回奔波。



好在她的努力没有被辜负,儿子病情好转,十年后再复查时,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只待以后结婚时再查一次。


这一场与疾病的持久战,倪萍带着儿子一起撑到赢了。势单力薄的倪萍,凭着不抛弃不放弃坚持到底的一股子劲,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也开始打算自己的生活。



2014年,她重新回到央视,主持公益节目《等着我》。几年的辛苦劳累已经让她容颜不复当年,挑剔的观众对于她外貌身形的变化颇有不满,说她老了丑了的大有人在。


不过,还好,那么多的艰难困苦没有打倒她,这些指指点点她也能淡然处之。



之后,她做客董卿主持的《朗读者》,将过往的岁月娓娓道来,用半生经历与观众诉尽衷肠。


容颜老去,笑容依旧温暖,她还是当年的清风,几句话就能吹到我们的心底。



如今的她,与丈夫杨亚洲琴瑟和鸣,看着儿子健康成长,闲来无事时写点文字作点画,过着朴素又带着诗意的生活。


曾经,她的一幅画在慈善拍卖会上拍出了118万的高价,惊讶了不少人。


很多人找来她的画观摩的时候,也不由得啧啧称赞,确实有水平。



不过,外界的评价对她来说已经无足轻重,她只一心追寻自己的精神世界和平静生活。


她写的书《日子》和《姥姥语录》情真意切,感人肺腑,都在畅销书之列。


她开画展,将凝聚自己心血的作品呈现在世人的眼中,不为名利。


她做慈善,帮助更多的人生活的好一点,不辞劳苦。



她就是这样用心做事,认真生活,无惧流言诽谤,悠然自得。虽然离开了《等着我》这个节目,以后她的人生还有无限精彩,只要是有人可爱,有事可做,有人可依,生活就是满足的。


那些要爬上脸庞的皱纹会越来越多,但她坚韧心底里早已经满园芬芳,人生余路,她从容淡定!


另附倪萍的文章

北京的爷

 

上了出租车我就跟师傅说:“前面红绿灯往右拐。”说了三遍,师傅也没应声。

“师傅,你睡着了?”

“死了。”

妈呀,一具尸体拉着我满街跑。

“在昆仑饭店这儿堵一上午了,这车就没动乎,我都快睡着了。大街上跑的全是送礼的车。”

“快过年了嘛,可以理解。”

电话响了。

“眼珠子是摆设啊?没看见水池子上有条带鱼?……怎么不够?剁五段,我吃两段,儿子吃一段,头尾你一收拾,焖上一锅大米饭。……买什么黄瓜,这几天齁贵的!”

电话挂了。

“师傅,你爱人的电话吧?她也开车的?”

“全职太太。”

我倒吸了一口气。做得起全职太太的,丈夫都是所谓的成功人士,至少一个人可以养活全家呀!

“那你一个人挣钱挺辛苦吧?一天在车上多久?”

“十二三个钟头吧。”

“哦,那不容易!”

电话又响了。

“二十八再买。……贵也得买啊,今年多买!那脆黄瓜一咬,满车清香,想困都睡不着了!今年要是跟去年一样再下雪,七八个钟头都到不了,多备上点儿,五斤差不多吧。……你愿意吃柿子可以买俩,我不吃,齁酸的。……儿子吃黄瓜!”

电话又挂了。

“师傅,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七八个小时?”

“内蒙,丈母娘家。哥们儿年年去,十六年了,一年也没落下。”

“你对丈母娘不错呀!”

“嘿,人家把闺女给咱了,一年就见这么一回,还不麻利儿的!老太太好几个闺女,就我们这么远。咳,老太太就喜欢我们家这位,打从小年老太太就盼,好吃的恨不能给我们留上一年。”

“也挺好,在内蒙过年比在北京有意思吧?”

“忒有意思了!那大锅里煮一块羊肉就够全家十来口子吃的。”师傅双手松开方向盘比划着。天哪,比风挡玻璃还大,真夸张。

“那才叫吃肉呢!一天三顿酒,早起我丈母娘就把酒烫上了,喝得差不多了在热炕上眯一觉,舒坦!逮空我就在院里点上挂鞭,噼里啪啦一响,热闹啊,旺兴啊!

“没事我就拉着老太太出去转,一里的路我也开上车,显摆呀!车不咋地,可那是村里独一份!见谁我丈母娘都叫停车,不管去哪儿都拉上人家一段,‘坐坐北京的车啊’!

“有一回我拉上了八个人,跑了五里路都不知人家要上哪儿,反正就瞎跑呗!”

“那你得打表啊!”我逗师傅。

“这哪是咱北京人干的事儿?得装阔气,北京爷嘛!”

“你丈母娘特为你骄傲吧?”

“不是我丈母娘骄傲,是我媳妇骄傲。嗬,那几天对我那好啊,小眼都眯成一条缝了,扒都扒不开!”

“那在北京她对你不好啊?”

“必须好啊!只要我进了门,她就啥也不干,全伺候我了。别看我在外头是孙子,在家里绝对爷!这不,买个菜都得问我。”

“那你老婆挺幸福的,这么年轻就不工作了,全职太太。”

“行吧。我一天多干俩小时就让她全职了。一女的起早贪黑的上什么班啊,齁累的,还得管孩子学习。这全职太太多好啊,风吹不着,日晒不着的。”

电话又响了。

“就这么点屁事,费多少电话钱,挂了!”师傅语气很霸道。

“对媳妇够横的啊?”

“她没啥事,就是想听听我声儿,黏人!”

我半天无语,一直看着师傅的后脑勺,脑袋里满是胶。黏人,多幸福的一对儿啊!这不也没比那些大企业家们差哪里去吗?不也是一言九鼎的老大吗?这不也是家里藏着个幸福的妻子吗?不就是挣的钱小数点点得不在一个位置上嘛,重要吗?不也是一日三餐吗?不也得过年走亲访友吗?

“师傅,你们家那条带鱼多大呀?还能剁出五段?”

“一看你就没吃过带鱼!带鱼越小越好吃,那大带鱼肉都忒面。”

“你怎么得吃两段?一般是儿子多吃。”

“嘿,他们又不开车,我们家靠我挣钱呢!”

“那你一月能挣多少?”

“说实数说虚数?”

“当然实数了。”

“刨去交公司的,刨去油钱……”

“再刨去三顿饭钱?”

“别价,我天天家里吃,我媳妇顿顿给我做呢,那热乎乎地吃上一碗,怎么也比盒饭强!

我媳妇该怎么论怎么论,对我那是百分百!一星期饭不带重样的,就三顿面都不一样,早上酸汤面,中午抻面,晚上捞面,那吃不够啊!绕路我也顿顿回去,吃了饭顺便看眼媳妇,这一天我舒坦,她也高兴!人不就活这俩字吗?”

有多少人真正明白活着就是“高兴”这两个字值钱?师傅算弄懂了吗?

我快下车了,竟有些恋恋不舍,师傅的幸福很黏人。

师傅提前把计价器抬起来了,我说:“别,还得几百米呢!”

“打印票忒慢,耽误工夫。我这会儿还得上我妈那儿躺会儿。”

“累了吧?”

“不是。这不要上内蒙过年吗,年前多去几趟我妈那儿,老太太心里不是舒坦点儿嘛!事儿多着呢,下午还得去稻香村买点心。跟你说吧,年年回内蒙,我这车都跟货车似的,后备箱恨不得都盖不上。”

“都拉什么好货啊?”

“二锅头、粉丝、酱鸡架、烤鸭、排叉⋯ .什么都有,这不老太太看着高兴吗!”

高兴。

回家我高兴地画了这幅画。

 



欢迎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星辰有声,每日更新。



























发表